基德控,all主角爱好者。
all快神日双黑是大本命,超好吃!
目前沉迷小英雄大三角中。
人活着就是为了基德大人.jpg
斗子怎么能这么可爱这么棒嗷呜!
不吃拆逆,有cp洁癖。

【轰出胜】急!如何同时脚踏两条船而不被发现!(下)


声明在文章最后。


7.


分手,一定要分手!


这是绿谷出久在察觉到自己脚踏两条船后的第一反应。


而且在翻开自己的手机短信记录后,他很崩溃地发现——自己竟然真的在同时和两个人交往。


未来的他到底经历了什么?


绿谷出久盯着手机屏幕,无语凝噎。他觉得自己也许真的是个渣男——因为他发现,竟然是他主动向轰焦冻和爆豪胜己表白的,还是在同一时刻发出的消息,就连消息内容都一模一样。


仅仅是简单的一句——“我喜欢你,我们在一起吧。”


然后轰焦冻和爆豪胜己就乖乖地咬钩了……


绿谷出久扶额,感到异常头疼。虽然他失去了初三以后的记忆,但他也明白,这种三角关系显然是很不正当的。


他也不能任由这样病态的关系发展下去。


绿谷出久默默捏紧拳头,斗志昂扬。那么就让他来替失忆前的他,终结这段关系吧。


那先定个小目标——


……和轰焦冻以及爆豪胜己这两人分手吧。


8.


然而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


虽然鼓足了勇气,但绿谷出久每次看到爆豪胜己那张凶神恶煞的脸——要分手的话语就立刻说不出口了。


都怪爆豪胜己在他心中的魔王形象太根深蒂固了。


绿谷出久懊恼地想着,他总觉得要是他提出分手的话,小胜会立刻打死他——而事实上,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,这种想法很可能会衍变为现实。


而轰君嘛——


绿谷出久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
他也曾和轰焦冻提过这个问题。当然绿谷出久没有直说,只是很委婉地旁敲侧击了一句。


“轰君,你觉得我们真的合适吗?”


轰焦冻的反应却很大。他一双异眸紧张地看着绿谷出久,话语里尽是小心翼翼。


“是我做错了什么吗?”


绿谷出久愣了一下。他清楚地看到了,对方神情中的迷恋与深情。


轰焦冻温柔的轻语,仿若融化的春水一般,一点点融进绿谷出久的耳膜中。


“绿谷,你不喜欢我什么地方?”红白异发的少年渴求地望着他,眸里似乎压抑着某种黏腻的情愫,“我都可以改的。”


——啊,这个人是真的很喜欢他。


绿谷出久心情复杂。在这一刻,他对这个事实有了更深切的体会。


我不喜欢你什么呢?


——我不喜欢的,正是你喜欢我这点啊。


绿谷出久看着对方清澈而忐忑的眼睛,忍不住叹了口气,怎么也无法吐出残酷的话语来。


好吧。


绿谷出久无可奈何地承认了,当面分手的计划彻底失败。


无论在这两人的哪一个面前,他都说不出分手两个字啊。


9.


既然当面分手不行。绿谷出久就又有了另一个主意,干脆通过短信分手好了。


这样不必看着他们的脸,他也不会因此感到动摇。


【对不起,你是个很好的人,但是我觉得我们不太合适。】


绿谷出久再三犹豫,最后还是向两个人都发送了这条短信。


他知道这两人的反应会来得很快,但绿谷出久万万没想到,爆豪胜己速度会这么快……


刚发出短信没两分钟,他就听到窗户处传来砰砰砰的激烈撞击声响,同时还有爆豪胜己怒气勃勃的声音。


“废久,给老子开窗。”


绿谷出久转过头,目瞪口呆地看着窗外趴着的爆豪胜己,这行动能力未免也太强了吧……?


他咽了口口水,第一反应是马上逃离这里。但对上那双竖起的瞳眸,绿谷出久迅速就怂了,乖乖去给大佬开了窗。


爆豪胜己轻巧地,从窗子直接翻进了屋内。然后他揪住绿谷出久的领子,危险地眯起了眼,“废久,你刚才说我们不合适对吧?”


绿谷出久硬着头皮点了点头,“嗯……”


“放屁,”爆豪胜己嗤笑一声,“老子觉得我们合适得很。”


绿谷出久:“……”


尽管为对方的谜之自信而心累,但他还是坚持着自己原来的说法。


“对不起,我们不合适。”


绿谷出久认真地开口,绿眸闪烁着明亮的光。既然他不喜欢小胜,他就不能再继续耽误对方,“所以我觉得……”


还没等他吐出分手两个字,爆豪胜己就轻飘飘地打断了他的话。


“废久。”


金发少年看着他,神色晦暗不明,“现在你的记忆,停留在折寺中学阶段对吧?”


绿谷出久愣了下,不明白为何小胜突然提到这个,“嗯,对啊……”


“……”


爆豪胜己深深吸了口气,眼神往一旁微微闪躲。不知是不是错觉,绿谷出久隐约感觉到对方的耳根微微泛红。


“这个给你。”


伴随着硬邦邦的话语,一个硬皮本子被塞到了绿谷出久怀里。他呆呆地低下头,当看清楚本子外形之后,心情顿时变得无比复杂。


“……这?”


绿谷出久不确定爆豪胜己的意思。


“初中时,我炸坏了你一个本子,”爆豪胜己面无表情地开口,语气看似镇定,视线却不住往外飘,“——所以这个给你。”


他警告般地瞪了绿谷出久一眼,凶巴巴道:“废久,你敢不收的话,我就弄死你。”


“啊,知道了,小胜……”绿谷出久手忙脚乱地把本子揣在怀里,还是觉得怪怪的。


他印象里的小胜——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的,也不会在他面前露出弱态。


“还有……”


爆豪胜己吐出一口气,眸色变得坚定而沉静,就像是一汪凝固的琥珀。


他没有丝毫犹豫地开口:“我要代替中学时的我,对你说一句。”


“废久——”


爆豪胜己笑了下,露出一排锋利而洁白的牙齿,“其实你很强。”


“之前是本大爷小瞧你了。”


绿谷出久怔神地注视着面前的爆豪胜己,感觉一股莫名的暖流自心田涌出,渗进了他的四肢百骸。


他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,而事实上,他的眼眶的确湿润了。


终于得到了。


这么多年,他一直在追求的——这个人的认可、这个人的赞同。


绿谷出久希望能与爆豪胜己并肩而行,而不是只在身后追逐着对方的背影。


好开心。


好开心怎么办。


绿谷出久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泪腺,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般涌出。内心过于激荡的情绪,使他忍不住放声痛哭起来。


“谢……谢谢……”


一边这么说着,他一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话语也断断续续的,“谢谢……”


“切。”


爆豪胜己烦躁地抓了抓头发,伸出手毫不客气地蹂躏着绿谷出久的脸,嘟囔着道,“就知道你这家伙会哭,所以我才不想说这样肉麻的话。”


他微微迟疑,然后低下了头来,吻上了绿谷出久的眼睑。


他的动作是前所未有过的温柔。就连爆豪胜己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,他有一天居然会对废久这么好,好到连稍微粗暴一点都担心会把这人弄哭。


绿谷出久能清楚地感觉到,对方的唇摩挲过自己的脸。就像一片羽毛似的,细密的吻顺着眼睑一路往下,珍惜地吻去他的泪水,滑过鼻梁,最后轻飘飘地落在嘴唇上。


——真是太不真实了。


这真的是他印象里的那个小胜吗?


绿谷出久迷迷糊糊间想,感到异常不可思议,小胜怎么可能会有这么温柔的一面……


还是时间真有这么神奇的力量,能让一切都改变呢?


绿谷出久在心里默默想道,他突然觉得,未来和小胜交往似乎也没那么恐怖。


——不过很快,他就发现自己完全是想多了——


因为在放开他之后,爆豪胜己又一如既往地、露出了那张恐怖的脸。


“啧,废久。”


“今天实战课时,我就看出来了,你还完全控制不好自己的能力,”他手上燃起炸裂的光火,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,“我来帮你实战演练好了。”


绿谷出久:“…………”


他惊恐地看着逼近自己的爆豪胜己,喉间忍不住发出哀鸣。


和小胜交往,果然还是很恐怖的啊!


10.


收到绿谷出久的分手短信后,和爆豪胜己的反应全然不同,轰焦冻只是给他回了一条讯息——绿谷,能来趟我家吗?我们当面谈。


——于是绿谷出久第二天就去了轰焦冻的家。


轰焦冻的住宅非常豪华,到了能让人一看就不禁感叹道“果然很有钱啊”的程度。


绿谷出久一路惊叹着走过对方的家里,最后,他站在了轰焦冻房间的门前。


他原本在想,轰君的房间肯定也很豪华。但当绿谷出久真正进入到对方的房间后,他不由得沉默了。


谁能告诉他——


为什么轰君的房间里都是他?


绿谷出久捂住脸,感到异常尴尬。只见轰焦冻房间里贴满了他的各种照片,床上甚至还放着等身的绿谷出久人偶。


绿谷出久:“…………”


——这痴汉力到达一定程度了吧!


轰焦冻在他身后,极轻极轻地开口:“绿谷,我喜欢你很久了。”


他抬起眸子,眸色奇异地凝视着墙上的挂画,说道:“从体育祭开始,我就一直注视着你——注视着你整整一年时间。”


听到这样真情的告白,绿谷出久一时间手足无措。


他感觉到,轰君从背后拥住了他,头也深深埋在他颈间。


轰焦冻的声音是破碎的。


“绿谷,即使你忘了我也没关系。你不够喜欢我也没关系。”


他顿了顿,眸色突然似水般温柔,“——只要我知道自己喜欢你,就足够了。”


“你知道我在收到你的表白时,有多开心吗?”轰焦冻说道,声音闷闷的,“所以——不要离开我。”


他把绿谷出久拥得紧紧的,就像是守护着自己最重要珍宝的巨龙,不容任何人靠近。


“请你——千万不要离开我。”


绿谷出久:“……”完了,轰君都这么说了,他完全说不出分手的话了啊。


这人也太犯规了吧!


11.


几次分手计划都宣告失败。绿谷出久还来不及沉浸在郁闷中,就发现更大的难题出现了!


——情人节到了。


而理所当然的,这一天,他的两个“男友”都向他提出了邀约。


情人节,无论拒绝哪一个都不行啊!


绿谷出久硬着头皮与这两人商议,最后终于分别安排好了时间,甚至为此签订了某些“不平等条约”。


中午给了轰君,晚上给了小胜。


绿谷出久也顾不得这两人会不会怀疑了——在整个“讨价还价”的过程中,他已经变得心力交瘁。


中午他和轰君约在一处格调高雅的西餐厅。伴随着小提琴潺潺的乐声,对方腼腆地笑着,递给了他一支还滴着水露的鲜红玫瑰。


“情人节快乐,绿谷。”


即使已经看过无数次对方眼里不加掩饰的柔情,绿谷出久对此还是有点不习惯,他含糊着回了句。


“轰君,也祝你情人节快乐。”


和轰君的相处一如既往的轻松愉快。他们之间的话题也很多,几乎没有冷场的时候。绿谷忍不住在想,如果轰君和他只是朋友的话,他可能会很喜欢和轰君待在一起吧。


就在绿谷出久双眼发亮地向对方比划着欧尔麦特的时候,他手机突然传来了震动声。


绿谷出久低头看了一眼,当看到发件人的时候,冷汗瞬间就冒出来了。


——是小胜。


对方的短信非常简单:[废久,你现在在哪里?]


绿谷出久浑身僵硬,他顺手胡乱打了一行字——[我在家里吃饭啊。]


对方久久没有回复。


绿谷出久惴惴不安地反复看向手机,感觉就像看着一个定时炸弹一样。


可能是他看向手机的次数多了,轰焦冻也敏锐地发现了不对。


“绿谷,你在和谁聊天吗?”


绿谷出久头皮发麻,差点没失手把手机丢到地上去。他干笑着道:“没什么大不了的了,只不过是广告而已。”


“……”


轰焦冻沉静地注视着他。有那么一瞬间,绿谷出久觉得对方似乎知道了真相,不由得连手心也微微汗湿。


他正想出言,转移轰焦冻的注意力。然而就在这时,透过餐厅的玻璃窗,绿谷出久突然看到了站在街对面的爆豪胜己。


绿谷出久寒毛直竖,吓得差点从凳子上跳起来。


隔着一层透明的玻璃,他清楚地看到——金发的少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,神色间压抑着一层浓浓的阴云。爆豪胜己盯着餐厅的内部,唇边缓缓地、勾起了一个危险而又暴虐的笑。


滴答的提示声,新的一条短信到来了。


——废久,这他妈就是你所谓的在家里吃饭?


绿谷出久:“……”


在为自己默哀三秒钟后,绿谷捂住了脸,忍不住发出悲鸣。


…………简直要完啊!!


餐厅外,爆豪胜己冷笑一声,大踏步迈入了餐厅,餐厅的大门被他关得轰隆作响。


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绿谷出久面前,动作粗暴地抓住了绿谷出久的手腕。


“不是说在家里吗?”


爆豪胜己视线如刀般刺向绿谷出久,冷冰冰地质问道,“你为什么会和这个阴阳脸一起吃饭?”


绿谷出久抽了抽嘴角,嗫嚅道,“这个……小胜……你听我解释……”


“绿谷,你不需要向他解释。”


轰焦冻也注意到了这位不速之客的到来。他微微皱起了眉,警告般地对爆豪胜己开口。


“爆豪,放开绿谷。”


“你凭什么叫我放开他?”爆豪胜己嗤笑道,“我爱对他怎样就怎样,倒是你这个阴阳脸,快给我滚。”


“爆豪,我已经忍你很久了。”


轰焦冻视线也冷了下来,手臂上结出细碎的冰霜,这是他控制不住情绪的表现,“一直以来,你不觉得你管得太宽了吗?”


两人视线碰撞在一起,跌宕出了激烈的火花。声线相差极大的两道声音,几乎可以说是无缝地重叠在了一起,“——你有什么资格干涉绿谷/废久?!”


随即,宛如约好了似的,他们俩又异口同声地开口。


——“就凭我是他男朋友!”


绿谷出久夹在修罗场间,忍不住瑟瑟发抖,这下是真的完蛋了……


说出了一模一样的回答。爆豪胜己和轰焦冻都呆了一瞬间,面面相觑之后,他们同时把脸转向了绿谷出久。


“绿谷/废久,这是怎么回事?!”


绿谷出久:“……”


他脑中一片混乱,一时间不知道该解释什么,又该从哪里开始解释。他张了张口,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。


绿谷出久简直欲哭无泪,为什么他要遇到这种事啊!


爆豪胜己愤怒到极点,反而露出了天使般的微笑,“哈?废久,能耐了啊,竟敢不回答我了?”


而轰焦冻面色则沉冷异常,他阴晴不定地凝视着绿谷出久,“绿谷,他说的是真的吗?”


绿谷出久:“……”


两人一步步向他走近。面对着对方的步步紧逼,绿谷出久也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。店里其他客人好奇地看着他们这个角落,却被爆豪胜己用凶恶的视线给瞪回去了。


最终,绿谷出久被挤在了墙角。面对面直视着两张俊颜,他的心情却是无比沉重——


果然瞒不住了吗?


呜啊,还是应该早点分手的。


就当绿谷出久破釜沉舟,打算说出自己“脚踏两条船”的真相的时候。鬼使神差的,他突然感觉脑内闪过一道亮光,无数记忆涌入他的脑海之中。


就在这紧要关头,绿谷出久终于恢复了记忆。


想起和这两个人的交往,他忍不住更加心塞了,这真的只是一场乌龙啊——


“轰君,小胜,你们误会了。”


绿谷出久叹了口气,擦掉额边的汗,虚弱地笑了下。


“其实我和你们都不是恋人关系啊……”


12.


绿谷出久至今都不知道,为什么女生间的活动,总是喜欢让他参与进去。


——按丽日御茶子的话,似乎是因为他的长相很让她们放心的原因。


绿谷出久默,他觉得这种话怎么也算不上夸奖吧——虽然峰田实大概很想得到这样的评价就是了。


这次女生们又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。而很不幸的,绿谷出久接连几次中招。


而在经历多次出糗之后,绿谷出久又一次抽中了下下签——


大冒险:向手机中来往最频繁的两个同性发短信表白,一天之内不允许解释。


当女生们夺去绿谷出久的手机,发现他手机里最频繁的两人竟然是爆豪胜己和轰焦冻的时候,都不由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目光。


“你和轰君关系好,倒也在意料之中——”八百万感慨道,“但没想到,你竟然和爆豪的关系也不错嘛。”


耳郎响香默默地补充了一句,“平时看你们在学校里的表现,还以为你们相处不来。”


绿谷出久干笑了一下,“咳咳,我和小胜的确很相处不来啦——”


——总之。


他就这样被赶鸭子上架,同时发出了两条告白短信。


发送之前,绿谷出久全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,也根本不以为这两人会当真。


但是——


[啧,废久,干嘛这么肉麻……老子早就知道了。]


[绿谷……我也喜欢你。]


在收到这两条短信之后,绿谷出久顿时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。


他好像——真的、玩大了?


这两人似乎真的误会了什么。


在一天时间过去后,绿谷出久正准备向他们解释清楚,就发现了敌人的行踪。


绿谷出久迅速赶了过去,却不想在制服敌人后一时松懈,中了个性,失去了记忆。


然后,就导致了这尴尬的局面——


实在是太尴尬了。


绿谷出久痛苦地扶额。他一直以为自己脚踏两条船,谁知道他其实一条都没上啊!


听完绿谷的解释后,面前两人的反应各有不同。


爆豪胜己的脸色难看至极,不爽到似乎下一秒就能原地爆炸。


而轰焦冻则定定地注视着他,唇边缓缓浮起意味不明的笑容来。


“——虽然之前的只是误会。”


“但是现在,”轰焦冻垂下眸子,长长的睫毛浓密异常,“绿谷,在我们之间,你更喜欢哪一个?”


迎着两边人期待的眼光,绿谷出久感到亚历山大,他长久地沉默了。


绿谷出久:“……”


——这完全是一道送命题啊!


他在心底泪流满面,自己一个都不喜欢怎么办啊!


13.


楼主:

急!如何在修罗场里,委婉地向两条船表示,自己一条都不喜欢!

这两人都超级危险!如果同时得罪两人,我就死定了啊!!


1L:

……等等,这个描述好熟悉,你是上次的楼主吧。


2L:

这题霉霉还是不会。


3L:

原来楼主还没完蛋啊。我还以为你早就劈叉了呢,这种情况你只能默默祈祷上帝了,为楼主默默点蜡。


4L:

附议楼上。


(下 END)


【声明】

我没有融梗,更没有抄袭。我向来很怂,不擅长也不敢跟别人争执,但我不会为我没做过的事情买单。

事实上,这两篇文后续的发展截然不同。仔细想想,我还是决定,把这个短篇给完整地写完。如果有认为我抄袭融梗的,也欢迎做调色盘。作为一个写手,抄袭和融梗都是我的底线,也是我最反感的事情。

我写文十年了。扪心自问,我从未融过梗,也没有抄袭过,于心无愧。

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。人很难完全改变别人的想法。我知道自己没有做过,我没有抄袭,所以我绝不会删文。

我打算离开lofter,这个号也送给了别人。

《病态爱恋》的下一章大纲及片段最后会发在这个号上,就不打tag了。


再见。




评论 ( 80 )
热度 ( 785 )

© 皮卡——啾!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