基德控,all主角爱好者。
all快神日双黑是大本命,超好吃!
目前沉迷小英雄大三角中。
人活着就是为了基德大人.jpg
斗子怎么能这么可爱这么棒嗷呜!
不吃拆逆,有cp洁癖。

【轰出胜】急!如何同时脚踏两条船而不被发现!(上)

【一句话梗概】

——大概是失忆后的小久发现自己竟然同时在和两个人交往,各种想办法却总是避不开修罗场的故事。


0.


楼主:

急!如何同时脚踏两条船而不被发现!

这两人都超级危险!被任何一人发现,我就死定了啊!!


……而且我还没有任何关于他们的记忆OTZ


1L:

这题超纲了,下一楼来。


2L:

这题妹妹也不会啊。


3L:

奉劝楼主一句。

脚踏两条船早晚会劈叉的。没救了,楼主你还是早死早超生吧。


4L:

附议楼上。


……


1.


绿谷出久失忆了。


——据治愈女郎说,他是因为中了敌人的个性,所以失去了初三之后的记忆。


在醒来之后,他还来不及为自己的失忆而烦恼,亦或是为进入雄英而激动——在这些念头尚未诞生之前,他就先被一个爆炸性的消息给砸得头晕脑胀。


那就是——


他、和、爆豪胜己、疑似交往中。


绿谷出久几乎要窒息了。天!他怎么会和小胜交往?!这简直比最恐怖的噩梦还吓人啊!


2.


爆豪胜己,男,绿谷出久的青梅竹马。


他们俩小时候的关系其实很好,但在绿谷出久没觉醒个性后,他们就慢慢渐行渐远了……


说实在的,绿谷出久其实还有点怕爆豪胜己。


在发现自己可能和对方成为恋人后,绿谷出久此刻的心情简直难以形容。


你能想象吗!


在他记忆里,前一刻还对他冷嘲热讽,肆意践踏他英雄梦想的人——


后一秒就冲上来,暴虐却又不失温柔地吻住了他。


绿谷出久抓狂了:“…………再雷的玛丽苏剧也不会这样发展啊!”


躺在医务室的床上,在被爆豪胜己吻住的那一瞬间,绿谷出久的心情是懵逼的。


对方温热的唇贴着他。被牢牢禁锢在爆豪胜己怀中的绿谷出久,甚至能清晰感觉到对方滚烫的呼吸,以及微微颤抖着的身躯。


“你这个白痴,谁准你受伤的?”


“再让老子为你担心,我就废了你这家伙!”


在听到对方气急败坏的怒骂后,绿谷出久更加怀疑自己是不是耳朵出了问题——不然他怎么会从小胜话语中听出一丝惶恐?


这果然是在做梦吧。


绿谷出久恍惚中想,什么考上雄英,什么和小胜接吻——都是现实中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呢。


他木然地伸手,捏了捏自己的大腿。强烈的痛楚感,让绿谷出久瞬间反应过来。


——他没有在做梦。


这竟然是现实啊!!!!


3.


“……啧,所以你失忆了?”


在听完绿谷出久结结巴巴的解释之后,出乎意料的,爆豪胜己并没有发火,而是意外地冷静。


绿谷出久抬起头,怯生生地打量着坐在他对面的金发少年。


相比起他记忆里的爆豪胜己,对方的面容变得稍微成熟了些,身高也似乎高了几分,不过脸上的暴躁和张扬倒还是一如既往。


看着明显长大了的爆豪胜己,绿谷出久对自己的失忆不由得更确信了一点。


“废久,你也太没用了吧,竟然能中敌人的个性!”金发少年不爽地瞪着他,一脸凶神恶煞,“所以,你现在的记忆还停留在初中阶段?”


“对……”绿谷出久瑟缩着肩膀,忍不住往后退了一点。


他关于爆豪胜己最近的记忆,便是对方炸毁了他的[为了将来的英雄分析]第十三号本子。这个人还恶劣地笑着,叫他不如怀着来世拥有个性的梦想,找个高楼跳下去得了。


——太过分了。


一想到这番话,绿谷出久就气得浑身发抖。他咬紧下唇,眸里蒙上了浓浓的一层水汽,眼泪几欲夺眶而出。


“你……你怎么哭了?”


爆豪胜己看着绿谷出久突然就哭了起来,不禁呆了一下。


“废久你怎么说哭就哭,真是烦死了!”他烦躁地抓了抓头发,口吻暴躁异常,“你特么给老子别哭了!”


虽然这么说着,爆豪胜己却犹疑地伸出了手,想要碰一碰绿谷出久。他从没安慰过别人,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别人——尤其是这个人还是废久。


摸摸头……应该能行吧?


——他回忆着小时候爸爸对自己做过的事情,不确定地想着。


谁知,就在爆豪胜己手即将碰到绿谷出久的那一瞬间,绿谷出久抬起水汽氤氲的眸子,惊恐地看了他一眼。


“不……不要打我!”


绿谷出久下意识地伸出手想要推开爆豪胜己,谁知,当他刚碰到对方的那一瞬间,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——


砰砰砰!


咣当咣当咣当!


——巨大的碰撞声响彻了整个校园。绿谷出久张大了嘴,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。


这是怎么回事啊?


只见爆豪胜己似是被某种无形的力量给攻击了一般,身体接连撞碎几层墙壁,如火箭一般冲了出去,狼狈地跌在了地上。


绿谷出久:“……”


爆豪胜己:“…………”


他们俩都惊呆了。半晌之后,似乎终于反应过来了情况,爆豪胜己额间冒出青筋,暴跳如雷地开口。


“废久!你他妈给老子去死!”


绿谷出久下意识咽了口口水,欲哭无泪,“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啊……”


这下完蛋了啊!


他绝望地想着。


4.


第二天绿谷出久是缠着绷带上学的。


他刚踏进教室,就被同学们团团围了起来。虽然昨天已经从网上了解了部分同学的信息,但此刻看着自己身边各种奇形怪状的人,绿谷出久还是不由有些亚历山大。


“绿谷!”


红发的少年眼睛发亮地看着他,“你果然很英勇!受了这么多伤,还是坚持擒拿住了敌人。”


看着绿谷身上的绷带,切岛锐儿郎竖起了大拇指,赞赏道:“真是个男子汉!”


绿谷出久:“……”


他的心情一言难尽。他很想告诉对方,这并不是敌人伤的,这全都是自己人伤的啊——


啊。


绿谷出久不安地看了爆豪胜己一眼,不确定地想着——小胜、应该能算自己人吧?


不过说到这,他也不禁松了口气。昨天绿谷出久本以为自己会被爆豪胜己给打死,但不知为何,对方只攻击了他几下就收了手。


[切,和这样的你打起来一点意思都没有。]


对方臭着一张脸,口吻恶劣至极,却莫名让他听出了一丝关心,[快点给老子恢复记忆知道不!我才不想欺负一个失忆的人。]


虽然后来,因为病中斗殴,他们俩被治愈女郎按着头,硬生生教训了一个小时。


……


想起昨天发生的一系列事,绿谷出久就忍不住一脸泪。


同班的同学们似乎都知道绿谷出久失忆了,挨个进行了自我介绍,并且很热心地告诉他关于雄英的各种情报。


根据这些人七嘴八舌的话语,再加上昨天查到的一些资料,绿谷出久勉强归纳了部分情况——他现在就读高二A班,虽然只是学生,但却是在几次事件里都大活跃的英雄,颇受世人关注。


感觉太不现实了。


在从一个叫“丽日御茶子”的同学口中听到无数跟自己有关的“传说”的时候,绿谷出久感到无比不可思议。


这么多伟大的事情——真的都是他做出来的吗?


“绿谷很厉害。”


另一个清冽的声音插了进来。绿谷出久忍不住看了过去,那是一个红白发色的少年——他记得这人叫“轰焦冻”。


绿谷出久对轰焦冻的第一印象就是帅。虽然有着奇怪的双色头发,和半边脸的伤疤,但这些却丝毫不影响对方的帅气——反而显出了一种别样的魅力。


而且绿谷出久能感觉到,对方身上有着一种强者的气息。


——这一切都让绿谷出久对轰焦冻这个人印象深刻。


“我相信,绿谷总有一天会变成最厉害的英雄。”


而此刻,听到对方嘴里不加掩饰的吹捧,绿谷出久忍不住红了脸颊,感到异常不好意思。


但他隐约能感觉出来,自己似乎和“轰焦冻”关系很好。


“切,”爆豪胜己在一旁不爽地开口,“要成为最强英雄的是老子才对。”


轰焦冻淡淡地陈述道:“爆豪,你今年学园祭输给了绿谷。”


“……!”


绿谷出久看到爆豪胜己脸上的怒火,忍不住有点心惊胆战。他本以为小胜会暴跳如雷,但结果再次出乎了他意料。


爆豪胜己只是微微眯起眼,冷冷地道:“输了就是输了,明年我会赢回来的。”


绿谷出久惊讶地看着爆豪胜己,又想起昨天以来对方的表现,忍不住在心中感慨道。


——小胜果然变了很多啊。


变得比以前成熟多了。


5.


绿谷出久生无可恋地听着课。


讲台上,老师侃侃而谈地讲述着,而讲台下,他则浑身僵硬地坐在椅子上,连笔记都不知道该记什么。


——完全听不懂啊QUQ


绿谷出久泪流满面,这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,体会到变成学渣的感觉……


当听到下课铃响起时,他感觉自己像去了半条命一样。看着老师离开教室的背影,绿谷出久郁闷地趴在了桌子上。


“绿谷。”


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萦绕耳畔。绿谷出久抬起头,不确定地称呼道:“……轰君?”


——他以前应该是这么称呼的……对吧?


在看到对方眸里浅浅的愉悦后,绿谷出久松了口气,确认了自己的叫法无误。


“绿谷,”轰焦冻定定地注视着他,“你刚才是没听懂老师教的内容吗?”


绿谷抿抿唇,不好意思地承认道:“嗯……”


“哪一部分没听懂?”


绿谷出久更加尴尬了,红着脸呐呐道:“都……都没……”


“我教你吧。”


轰焦冻说道,脸上缓缓荡出一抹笑意。绿谷出久惊艳地看着对方,如果说刚才对方给他的印象还是高山上亘古不化的雪莲,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话——那此刻,轰焦冻就像化开了的脉脉春水,温柔到不可思议。


绿谷出久一时间连说话都结巴了,“可、可以吗……不会麻烦到你吗?”


“当然不会,”轰焦冻这样理所当然地说道,“只要是绿谷的事情,对我来说都不是麻烦。”


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?


绿谷出久觉得有点不对劲,但也没多想。无视了前面爆豪胜己响亮的啧声,轰焦冻从后面搬了个椅子过来,然后坐在了绿谷出久身边,手把手耐心地教起了功课。


不得不说,轰焦冻很有耐心,每一个知识点都讲得很细。即使现在的绿谷出久完全没有基础,听起来却丝毫不觉得困难。


他不知不觉就听得入了神,直到——


“!?”


突然感到自己的屁股被色/情地捏了一下,绿谷出久差点从凳子上跳了起来。他瞪大眼睛,不敢置信地看着旁边的轰焦冻,“你……你……!”


“绿谷,你怎么了?”


轰焦冻侧眸,疑惑地看着他,“是没听懂吗?”


绿谷出久:“……”


看着对方眼神里的无辜与懵懂,绿谷出久突然哑口无言,嘴里吐不出任何指责的话来。


他甚至为想歪了的自己,感到无比羞愧。绿谷出久想要捂脸,他果然是被爆豪胜己昨天的行为给影响了吧!仔细想想,怎么会有那么多人都对他有着那种想法呢!


绿谷出久觉得自己需要反省。他站了起来,狼狈地落荒而逃,“那个……轰君,我想去趟厕所……”


“我也想去一趟,”轰焦冻站了起来,“我和你一起去吧。”


绿谷出久干巴巴地应了声:“……哦。”


于是他们就这样结伴前往厕所了。去厕所的路上,绿谷出久还忍不住在想,两个大男人去厕所——是不是怪怪的?


“绿谷,你在想什么?”


“……没什么。”


绿谷出久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。虽然对于轰焦冻而言,他们可能认识了很久。但对于他来说,他们还是第一次见面。


走在走廊里,绿谷出久总觉得和对方相处的气氛十分尴尬。他绞尽脑汁地找着话题。


“对了,轰君……”


绿谷出久小声地问道,“你是怎么知道我上课没听懂的?”


“因为我看到你这节课都没怎么动笔,”轰焦冻回答道,“以前你每节课都会做笔记。”


“啊?”


绿谷出久更懵逼了,“你怎么知道我这节课没做笔记的?”


“为什么知道吗?当然是因为——”


轰焦冻眨了眨眼,长长的睫毛如蝶般微微翩跹,话语意味不明。


“我一直看着你啊。”


绿谷出久:“…………”


这种类似于痴汉的大胆发言是怎么回事啊!


就在绿谷出久内心复杂不已的时候,他发现他们已经到了厕所。


绿谷出久正想和轰焦冻说话,手却被对方突然拉起,整个人被拉到了厕所隔间里。接着他感到一阵天旋地转。当绿谷出久清醒过来后,便发现自己被压在了隔间里的墙壁上。


而他面对面的——是轰焦冻。


咯噔一声。

隔间上了锁。


绿谷出久:“???”


轰焦冻压着他的手,一双异眸专注地注视着他,里面压抑着什么别样的情愫,“绿谷,你真的忘了我吗?”


绿谷出久觉得这说话的姿势有点不太对。他干笑着,想推开对方,却被下一秒传入耳中的话给吓得七荤八素——


“你忘了,我们是恋人吗?”


绿谷出久:“…………哈?”


他整个人都呆滞了。等等,他是不是听错了?他不是在和小胜交往吗?


怎么他又和轰焦冻是恋人了??这剧情发展不对吧?


绿谷出久脑中一片混乱。在轰焦冻俯身吻上他的一瞬间,他看清楚了对方眼底的情绪——


浓浓的迷恋,以及化不开的深情。


同时绿谷出久感觉到,有一双手抚上了他的大腿,暧昧地往上滑,最后停留在他的臀部上。


绿谷出久欲哭无泪:“…………”


刚才补习时,他感觉有人摸他屁股,果然不是错觉啊!


6.


失忆的第二天。


绿谷出久发现,和爆豪胜己交往并不是最可怕的事情。


最可怕的事情是——


他竟然同时在和爆豪胜己和轰焦冻两个人交往啊!!!




绿谷出久:…………好想知道失忆前的他到底经历了什么OTZ。


完蛋了。


不论被这两个人中的哪一个人知道,他脚踏两条船这件事——绿谷出久觉得,自己都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啊!


(上 end)


要闭关准备考试了,暂时别期待后续了。所有更新等放假了再说吧(*╹▽╹*)

欢迎投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~爱你们(づ。◕‿‿◕。)づ


评论 ( 74 )
热度 ( 995 )

© 皮卡——啾!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