基德控,all主角爱好者。
all快神日双黑是大本命,超好吃!
目前沉迷小英雄大三角中。
人活着就是为了基德大人.jpg
斗子怎么能这么可爱这么棒嗷呜!
不吃拆逆,有cp洁癖。

【轰出胜】病态爱恋-02

轰焦冻以为出久喜欢爆豪,爆豪以为出久喜欢轰焦冻。

双向吃醋。

——但其实小久两耳不闻恋爱事,一心只想当英雄www


↑大概就是以上的设定。


轰焦冻和爆豪胜己都很病很黑,重度OOC,入者慎啊。

分轰总和咔酱双视角,本章是胜出视角,无轰出。


前文请走:01 (仅轰出)


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


【爆豪胜己视角】


0.


如何毁掉一朵花?


用最灿烂的阳光抚慰它,用最甘甜的雨露浇灌它,用最肥沃的土壤滋润它。


然后在这朵花开到最美最繁盛的时候,拔下它。


碾碎它的花瓣,掰断它的枝干。


——把它丢进最深、最肮脏的污泥里。


1.1


“呜呜呜……小胜等等我……”


当夕阳第一缕辉煌侵染大地的时候,绿色头发的孩童哭着追赶着前面的人。他脸上带着泪水,小雀斑映在婴儿肥上,显得稚嫩而又可爱。


前面的金发男孩不爽地哼了声,一脚踢开旁边的石头,暴躁地开口。


“废久,你给我快点!”


“呜呜……小胜你别走那么快啊……”绿谷出久委屈地抽了抽鼻子,“我跟不上啦……”


“切,你这家伙真没用。”


尽管嘴上这么抱怨着,爆豪胜己却很不耐地放缓了脚步。他抱着臂站在原地,等着身后的小孩追上来。


绿谷出久跌跌撞撞地跟了上来,一双小短腿摇摇晃晃的。中间他差点摔在地上,让爆豪胜己一惊,吓得立刻扶住了对方。


“你在干嘛啊!”


“你这个废物,连路都走不好吗!”


听到爆豪胜己的破口大骂,绿谷出久脸上却露出了傻乎乎的笑。他的声音又甜又软,像化开的棉花糖,“不好意思啦,小胜,我脚滑了~”


“你真是太没用了。”


爆豪胜己臭着一张脸,明明只是个三四岁的孩子,却偏偏要摆出一副小大人的模样。


他恶声恶气地道:“你今天又被那群孩子欺负了对吧?”


“是啊嘿嘿,”绿谷出久挠了挠头,崇拜地看着爆豪胜己,“多亏了小胜呢,不然我又要被打了。”


“哼,真不愧是废久,”爆豪胜己瞪着绿谷出久,“这么没用,只能靠我保护。”


说着说着,他语调忍不住又带上了一点得意,“如果以后没有本大爷罩着你,你肯定会被人欺负死吧。”


“诶——?”


小小的绿谷出久茫然地眨了眨眼,“但是——小胜会保护我的吧?不让别人欺负我。”


爆豪胜己顿时气急败坏起来,“我说的是如果!如果以后如果我不在你身边了,你一个人怎么办啊!”


“——那小胜一直陪在我身边就好啦。”


绿谷出久歪过头,脸上露出了甜得像蜜糖般的笑。


爆豪胜己愣了一下,“哈?”


绿谷出久眼睛亮得慑人,他毫无负担地开口:“我想和小胜一直在一起啊,才不要分开。”


啊啊啊为什么要突然说这种话!太犯规了!


爆豪胜己想要破口大骂,指责对方到底在痴心妄想什么。但此刻看着绿谷出久眼里的光芒,他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。


心里被涨得满满的。


爆豪胜己想,就像收到欧尔麦特的玩具一样,又像昨天下午吃到的小点心。


——好奇怪。


明明是废久。为什么、能说出这样的话。


连爆豪胜己自己都没发现,他的脸已经涨得通红,连耳朵尖都红得一塌糊涂。


最后,他只是闷声闷气地挤出两个字。


“……拉钩。”


“拉钩?”


爆豪胜己哼了声,“我说拉钩啦!你不是说……”他顿了顿,眼神闪躲着,吞吞吐吐地说出了后面几个字,“要一直在一起的吗……”


绿谷出久露出了灿烂的笑容,“嗯嗯,拉钩拉钩。”


夕阳下。

两个小孩伸出了小拇指。阳光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,隐约可以看见影子的重合、然后交叠。


孩子稚嫩的童言,被风吹得很远,其中夹杂着天真无邪的笑声。


“嘿嘿,说好了哟,小胜和小久要一直在一起。”


“不是小久,是臭久啦!”


“嗯嗯嗯,小胜和小久~”


“都说了是臭久啦!你这个大笨蛋,连话都听不懂!”


远处有大人看着嬉闹着的两个小孩,忍不住露出了宽慰的笑容。


“绿谷和爆豪家的小孩关系真好啊。”


“是啊,毕竟是一起长大的嘛。”


大人们对视一笑,发出了内心的祝愿,“希望他们以后也能一直这么要好啊。”


1.2


小小的爆豪胜己很讨厌绿谷出久。


哼,废久这个家伙,又没用又爱哭,活着简直是浪费粮食。


明明这么废物——


还总是喜欢黏着他、跟在他后面。像个跟屁虫一样。


真烦。


但是没办法,这家伙太废了。废柴到让他只要不在爆豪胜己视线范围内,就让爆豪胜己担心这家伙会不会被人欺负的地步。


唉。


这家伙一天到晚只知道哭,如果离了他,肯定活不下去的。所以他也只能勉勉强强罩着这家伙了。


但尽管如此,爆豪胜己是绝对不承认自己喜欢那个废久的。


因此当他母亲笑着问他的时候——


“胜己天天和小久在一起,一定很喜欢小久吧?”


爆豪胜己毫不犹豫地答道:“才没有!我最讨厌那家伙了!”


——是的。


最讨厌。


爆豪胜己最讨厌绿谷出久了。


“是吗?”妈妈故意做出很失落的样子,“可是今天小久爸妈出差,他要到我们家来留宿。既然胜己你这么不欢迎小久,那我就让他去别人家……”


“不不不——等等!”


爆豪胜己一惊,立刻从椅子上跳起来,不敢置信道,“那家伙要来住?”


“对啊。”


“唔……”爆豪胜己憋红了脸,才憋出一句话,“那我勉强把我的床分他一半吧。”


“啊呀,”妈妈逗弄道,“可是你不是很讨厌他吗?”


“……我讨厌他。”


但、但是——


小时候的爆豪胜己低下头,难得吐出一句示弱般的话语。


“我……我想和他一起玩……”


只要看到臭久那双发光般的眼睛,他就很开心。就像是吃到了最喜欢的糖果那般,嘴里甜到不可思议,心里也变得甜滋滋的。


妈妈看着爆豪胜己,忍不住露出了笑容。


这不是很喜欢小久吗?这孩子真是不坦率啊。


“小久一会儿就来,你可要好好招待他哦。”


爆豪胜己切了声,臭着脸扭过头去,“——好啰嗦啊臭老太婆,这种事情不用你说啦。”



在当天绿谷出久来到他家后。爆豪胜己得意洋洋地向他展示了自己关于欧尔麦特的“收集品”,当收到对方崇拜的星星眼后,爆豪胜己大发慈悲地表示勉强可以让臭久摸一下。


“啊,谢谢小胜!”


绿谷出久激动地叫道,“小胜果然最好了!”


我当然知道我自己很好——


这点就不用你说啦,臭久。这么肉麻干什么啊。


爆豪胜己扭捏着,不愿意承认自己心中的那点喜悦。


在带着绿谷出久玩了一天后,晚上,两人被爆豪妈妈赶鸭子似的撵上了床。


“都这么晚了,小孩子就要早点睡,不然会长不高的。”


妈妈这么吓唬道。爆豪胜己不满地反击,“才不会!本大爷会长成最高的人!”


他做什么都是最优秀的——就连身高也会是最高的。


“好好好,你会长得最高,”妈妈哄道,“所以未来最高的爆豪胜己君,你现在该睡觉了。”


旁边的小绿谷奶声奶气地道:“阿姨,晚安。”


爆豪胜己勉勉强强也接了句,“晚安啦老太婆。”


妈妈温柔地笑了笑,悄无声息地退出了房间,缓缓合拢了门。


她十指抵在房门上,眸光里尽是似水缱绻。这位母亲轻轻开口,话语宛若祝福。


“晚安了。”


“胜己,小久。”



可能是白天玩得太起劲了。就算天色已经暗下,床上的两个小孩依旧兴奋得睡不着觉。


“啊呜,小胜……”


小绿谷怯怯地抓住爆豪胜己的衣角,“我睡不着,怎么办?”


“混蛋废久!”爆豪胜己恶声恶气地开口,“睡不着也不要乱动!把夹在我身上的腿拿下去,你害得我也睡不着了!”


“呜呜不要嘛……”绿谷出久眼里含着一包泪,他像八爪鱼一般缠在爆豪胜己身上,撒着娇,“小胜给我讲故事吧……”


他的声音糯糯的,宛若融化的蜜糖般,缓缓流入爆豪胜己的耳膜里。


小绿谷抽噎起来,“以前每天睡前,妈妈都会给我讲故事的……”


“讲个屁故事啊!老子才不会给你讲故事!”爆豪胜己怒道,“你赶快给我乖乖睡觉!”


“呜呜呜小胜……”


这个小傻瓜又哭了。


整天哭哭啼啼的,真讨厌。爆豪胜己被绿谷的哭声弄得心烦意乱。


“废久,别哭了!”


“呜呜呜呜呜小胜……”


“我他妈叫你别哭了!”


“……呜呜…………”


爆豪胜己头疼无比,“行了行了,我给你讲故事行了吧!”


“哇!”绿谷立刻就停止了哭泣,眼神亮晶晶地看着他,“小胜果然最好了!”


爆豪胜己不满地看着这家伙,恶狠狠地揉了揉对方的脸,把绿谷出久的脸揉得乱七八糟。


感觉心头稍微出了口恶气,他哼了声,便开始绞尽脑汁,回忆起幼儿园里老师讲过的童话。


“曾经有个公主,她被恶龙抢走了。”


——是这样的开端没错吧?但接下来的发展是什么……呜……完全想不起来了!


爆豪胜己想了半天都没有头绪,便自暴自弃地往下说。


“王子去救公主,也被恶龙给咬死了,然后恶龙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——行了故事讲完了,你这家伙快给我睡觉!”


“诶——”


绿谷出久惊异地出声,“这样就完了吗?”


“当然就这样完了,”爆豪胜己语气不好道,“你这家伙还指望听到什么?”


“结局里,王子和公主不是应该幸福地在一起吗?”


绿谷出久弱弱地开口,嘴巴一瘪,又露出似哭非哭的表情,“王子才不会被恶龙给咬死呢……”


爆豪胜己梗着脖子,“我说他被咬死就被咬死,你管那么多。”


“呜……”绿谷出久鼻子红通通的,很小声很小声地开口,“可是我觉得,小胜就像王子一样啊……”


爆豪胜己呆了:“……哈?”


绿谷出久露出一个腼腆的笑,眼睛亮得慑人。他从没有告诉过任何人,那一天出现在他面前,从其他人的欺凌中拯救他的小胜——


在发着光呢。


——就像是太阳一样。


绿谷出久想着,他也想成为和小胜一样强大勇敢又正义的人。


小胜救过他。以后如果他遇到别人被欺负,也会挺身而出的。他要像小胜一样,去帮助那个人。


绿谷出久鼓起勇气,吐出这样一句话。


“小胜就像王子一样呢,是我的英雄。”


爆豪胜己:“……”他难以置信般地看着绿谷出久,脸色很臭,“哈?!你怎么会以为我像王子?”


他扭曲了一张脸,握紧拳头,傲然道:“本大爷要做就做恶龙,把公主全部抢走!”


“那我呢?”


绿谷出久期待地看着爆豪胜己。


——你什么你!没有你!


正想这么开口,但看到对方那双亮晶晶的眼睛,他卡在喉间的话顿时说不出口了。想了想,爆豪胜己又偏过头,别扭地道:“哼,臭久,我就勉勉强强让你当个公主吧……”


勉为其难安慰他一句吧,爆豪胜己想——看这家伙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,真特么烦。


绿谷出久闻言,立刻露出了开心的笑容,“嗯嗯,小胜最好啦~”


1.3


爆豪胜己以为日子会永远这样下去。


每天吃着甜甜的点心,看欧尔麦特的纪录片——再加个忍受那个整天黏在他身后的爱哭鬼吧,反正他也习惯了。


这样的日子其实也不错。


至少爆豪胜己不讨厌。


但随着时间一点点推移,“个性”这种东西出现在了他的世界里。


身边的人一个个觉醒了个性,或强或弱。而爆豪胜己一如既往的,还是最优秀的存在,觉醒了爆破的个性。


没有人能够遮掩他的光芒。


与之相对的,是绿谷出久。他被医生诊断为了无个性的废物——


——医生说,他永远不可能拥有个性。



“诶,你听说了吗?”


“啊啊,你是说那个绿谷出久对吧?据说他是无个性诶。”


“哈哈哈原来真的会有无个性的人吗?真是稀有啊,我第一次遇到呢。”


“那不就是个完完全全的废物了吗?”


……


流言蜚语一时间喧嚣尘上。无论走到哪里,都能听见其他小朋友对绿谷出久的非议。


爆豪胜己听在耳中,突然感觉异常烦躁。他手上爆炸的光火忽明忽灭,闪烁不定。


——他不可能有个性了。


废久真的是废物。


爆豪胜己突然想起很久以前,废久激动地对他说,他以后要成为欧尔麦特那样伟大的英雄。


现在这个梦想,注定无法实现了。



异端。

废物。

——无用者。


孩童的恶意是最天真、也最邪恶的。他们永远都会不知道,自己一时的行为,会对其他人的一生造成多么深远的影响。



他们只知道。


绿谷出久是个废物,和他们是不同的阶级。



于是。


恶意、欺凌、和暴力便开始滋生了。



孤立。

欺负。

辱骂。

殴打。



一时间,恶意如纸片般纷涌而下,淹没了绿谷出久。


当再一次目睹其他人围着绿谷出久,嬉笑着拳打脚踢的时候,爆豪胜己忍不住攥紧了拳。他想要冲上去怒喝,制止这一切的发生。


但是那个为首欺负绿谷的孩子,却突然好奇地向他问道。


“爆豪,听说你以前和这家伙关系很好啊?他每天都跟着你。”


“不过这肯定是假话啦,”爆豪胜己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那孩子就嬉笑着继续往下说起来,“爆豪你那么强,怎么可能和这样的废物是朋友嘛。”


他的话语是那么理所当然,仿佛在述说着既定的事实。


而事实也是如此——


最优秀的爆豪胜己、和最没用的绿谷出久。


——怎么可能是朋友。


爆豪胜己愣了一下,不知为何,嘴里突然说不出任何话来。他想反驳,却找不出丝毫反驳的话语。


是啊。


他那么强。


他怎么——能和这样的废物做朋友。


爆豪胜己下意识地回应了——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说。


“你说得没错。”


他这样说着,感觉心里突兀地空了一块,“才没有那回事,我和他的关系一点都不好。”


绿谷出久是个废物。


爆豪胜己是最强的。


——这样的爆豪胜己、怎么能与这么弱的绿谷出久一起玩呢?


“……啊……”


被拳打脚踢的绿谷出久似乎看到了爆豪胜己,眼里立刻亮起了光来。他拼命地伸出手,似是想要抓住爆豪出久的衣角。


他唤着爆豪的名字,一声一声的,就像是在求助一般。


“小胜……”


——别叫我。


“……小胜……”


——别叫我啊。


绿发男孩的眼里冒着晶莹的水光,他哭着一遍遍地叫着爆豪胜己的名字,声音娇软而又无力。


“小胜、小胜、小胜……”


——都说了、别叫我啊。


爆豪胜己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。他的手脚颤抖着,嘴唇张了又合,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
——别向我求救了。


我不会再帮你了。


爆豪胜己攥紧了拳,连牙关都在打颤,他突然感到了愤怒。


你还没意识到吗——你是我最讨厌最讨厌最讨厌的……废物啊!


别在叫我的名字了!

我是绝对不会帮你的!


他很想立刻离开这个地方。但不知为何,身体却完全动弹不得。


爆豪胜己就那样站着,硬生生地目睹着这一切。他看着所有事情的发生——从辱骂、到殴打、再到难堪的折磨。直到欺凌结束,那些小孩嬉笑着成群离开,只留下了遍体鳞伤的绿谷出久。


绿发的男孩蜷缩在地上,手脚沾满了泥土,脸也脏得一塌糊涂。尽管如此,他的眼睛依旧是亮的,就像是天上的星辰,闪烁着烂漫的光。


“小胜……”


绿谷出久艰难地、向爆豪胜己爬了过来。他爬得很慢,脸因为痛苦纠成了一团。但他看着爆豪胜己的眼神仍然充满信赖,带着满满的渴慕与喜爱。


终于,他爬到了爆豪胜己脚下。绿谷出久露出傻乎乎的笑,伸出手,想要抓住爆豪胜己的衣角。


爆豪胜己也伸出了手。


——他面无表情地、拍掉了绿谷出久的手。


绿谷出久似是愣了愣,有些疑惑地再次探出手。


爆豪胜己再次拍掉。


伸手。

拍掉。


伸手。

再拍掉。


伸手。

又拍掉。


这样的动作,循环了无数次。最后,绿谷出久感觉自己的手都被拍痛了,他不敢再伸手,只是怯生生地开口——


“小胜,为什么……”


“你是讨厌我了吗?”

他哭着问,“你不是说要保护我的吗?明明说好的……”


绿谷出久泣不成声,“明明说好要一直在一起的……”


爆豪胜己深吸口气,就连他自己都感到惊诧,此刻的他竟然能如此冷静。


“废久,你应该意识到了。”


孩童口中吐出了残酷无情的话语。


“——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”


为什么。


——为什么会觉得这么难受?


爆豪胜己这样想着,他看着绿谷出久眼中的光一点点熄灭了。那种他最喜欢的、好看的光泽,缓缓变得暗淡了。


他觉得好像看见了,昨天下午,自己最喜欢的甜点被人给弄脏的样子。


心口闷闷的。


好难受啊。


“小胜……”


脚下的男孩不住地哭泣着,一遍遍重复着他的名字。


爆豪胜己听得心烦意乱,他转过身去,毫不犹豫地离开了这个地方。


小孩的哭泣声顿时更猛烈了。爆豪胜己按捺不住,忍不住回头去看了一眼。


他看到废久瘫在地上,身上一片狼藉,神色也是狼狈的,就像是被丢弃的孩子。


真可怜。

被弄得破破烂烂的。


爆豪胜己这么想着,恍惚间,他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尘土里被踩烂的花。


1.4


爆豪胜己讨厌绿谷出久。这种厌恶感,随着年龄增长,不断与日俱增。


那个废物。


明明这么没用,为什么还整天在他面前晃来晃去的!


好烦啊好烦啊好烦啊!

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!


爆豪胜己这么想着,心头烦乱不堪。为什么他会和那个废久一直一个班啊……


从幼儿园、再到小学、再到国中……


为什么那个废久永远在他视线里!真他妈烦人!


而在爆豪胜己第一个旖旎的梦里,他竟然梦见了这家伙。


炽热的呼吸,滚烫的肢体,傻乎乎的笑容……在梦里,废久连声音都似是沾染上了蜜糖,泛着隐秘的黑色情愫,甜到了爆豪胜己心里。


当看清楚那人的脸后,爆豪胜己顿时被吓醒了。


怎么会是废久!


他怎么可能梦见那个废物!


醒过来后,爆豪胜己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。他歇斯底里地大吼大叫,吵醒了楼上的家人,炸坏了房间里的所有东西。


我怎么会喜欢废物。


我怎么能喜欢上一个废物!


爆豪胜己瞪着天花板,思绪恍惚。他的心里,多种情绪混杂在一起,像个炸弹一样嘣得爆开。


一种陌生的感情逐渐蔓延开来,让他的神情扭曲成了一团。


恐惧。


——这种见不得光的、漆黑的情愫。


鄙夷。


——这种自己不受控制的、胆怯的感情。


厌恶。


——这样没用的、根本不应该存在的废物。



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!


——我会梦见那个废物?



爆豪胜己一夜没睡,他也根本无法入眠。第二天他黑着一张脸去上学,刚进班级,就听到了绿谷出久友善的声音。


“小胜,早上好啊。今天学校里的樱花开得很灿烂呢。”


爆豪胜己动作一僵,他抬起头来,死死瞪着眼前的人。


绿谷出久被他看得有些不安,露出了怯生生的笑,“怎么……了?”


——不要笑。


——不准对我笑。


爆豪胜己觉得自己要爆炸了。他真想把眼前这个家伙炸成一团烟花,那样……这家伙就不会让他的心跳得这么快了。


为什么我要这么在意他!不过是一个废物罢了!


爆豪胜己突然觉得很不爽,心头仿佛燃起了熊熊烈焰,让他愤怒异常。


真是不甘心啊——


自己是这么强。

这个废物是这么弱。


这么弱的废物——


凭什么、操纵他的感情?


滚啊滚啊滚啊。


“——给我滚。”


爆豪胜己冷声吐出了这句话,然后他再没有理睬眼前的绿谷出久,臭着一张脸走开了。


他一整天的心情都很糟糕,趴在桌子上,课也根本听不进去。爆豪胜己想逼自己看着窗外,但是全然无用,他的视线情不自禁放在绿谷出久身上,完全无法移开。


他这才突然发现。


原来这么多年,他一直看着对方。时时刻刻都看着对方。


放学后,爆豪胜己看着绿谷出久被人围上,再一次陷入麻烦之中。


其他同学对此都见怪不怪了。即使过了这么多年,绿谷出久依旧是班上的“垃圾桶”、“情绪处理机”。


所有负面情绪都可以往他身上倾倒。


他是班上公认的欺凌对象。



——谁叫他是个废人呢?一点个性都没有嘛。简直是最好的“玩具”嘛。


班上有人这么理直气壮地说过,其他人也随口附和着。



在这个崇尚英雄的时代,实力就是一切。


因此爆豪胜己成了班上最受欢迎的人,而绿谷出久则成了全班的出气筒。



爆豪胜己始终旁观着所有对绿谷出久的欺凌。他从不参与,也不伸出援手。


今天同样也是如此。


“爆豪,说起来,我们班上好像就只有你从没欺负过那家伙吧?”


旁边的同学对他笑着,“听说你们一起长大。你是不是很在意那家伙啊?”


怎么可能。


爆豪胜己嗤笑着否认了这个答案。他——才不在意这个废物。


这个没用的、废物。


“那你可以试试啊,”那男生的音色,带着些奇异的意味,“只要打他一顿,再怎么烦躁的情绪都没有了,效果特别好。”


——有用吗。


他现在的心情就很烦躁啊。


好烦好烦好烦!而绿谷出久,正是导致他糟糕心情的罪魁祸首。


“试试吧?”


男生的声音在他耳边徘徊,带着隐隐的蛊惑意味。


——试、试、吗——


爆豪胜己突然想起了绿谷出久的笑容、“小胜”、小时候的童话、欧尔麦特的宣言、门口凋零的那朵花——


……以及他说不出口、也无法说出口的不能见光的感情。


无数色相如走马灯般在爆豪胜己眼前晃过,光怪陆离,仿佛奇异的浮世绘。


——试试吗?


——你就试试吧。


那人的声音突然变得很遥远了。


最后定格在爆豪胜己眼前的,是绿谷出久哭着、满是尘土的脸,以及那双被他拍开的手。


黑暗里,有什么开始悄无声息的滋生了。


仿佛有黑色的种子破土而出,撑开了他的整颗心。恶意的花朵肆无忌惮地绽放着,染黑了一切。


爆豪胜己思维开始变得混沌不清。


他宛如分裂成了两个人一般。其中一人高高在上地浮在空中,眼睁睁地看着另一个自己走到了绿谷出久的面前。


他看着自己手上浮现出炸裂的光火,燃尽了绿谷出久的书包。


迎着绿谷出久不可思议的目光,他看到自己露出了狂妄的笑容,大声地喝骂着。


“你这样的废物,活着有什么意义啊!”


恍惚间,爆豪胜己觉得有什么东西碎掉了——某种他一直很珍惜着、坚持着的东西,在这一刻、全部碎掉了。


窗外突然起了狂风。樱花不过刚刚盛开,花瓣就被风刮落在地,然后被碾碎,被踩得乱七八糟。


爆豪胜己看到绿谷出久眼里,也缓缓渗出了大滴大滴的泪,和窗外凋零的花瓣一样,显得可怜无比。


——真好看。


爆豪胜己却突然觉得,对方哭泣的样子,真是好看啊。比笑着的样子好看多了。


他心里升起一种奇异的、病态般的满足感。


啊,是我让他哭泣了。


——这样的废物。有什么资格笑呢。就应该给老子永远哭着啊!


——所以不要、对我笑啊。


——不要再让我、为你的笑容而动摇了。


爆豪胜己露出了笑容。他觉得那个同学说得真对啊,在欺负废久的这一瞬间,他心中的烦躁果然全部消失了。


什么情绪都消失了。


——只留下了空洞洞的一片。像是心上开了一个洞一样。


1.5


欺凌是会上瘾的。


这是爆豪胜己得到的切身的体会。在对绿谷出久的欺负中,他感觉到了一种奇异的快感,和扭曲了的兴奋。


满足。

愉悦。


之后便是麻木。


他心底那份黑色的情愫,仿佛也就这样隐没了,再也不像以前那样蠢蠢欲动。


爆豪胜己越发变本加厉的欺凌绿谷出久。


他引领全班人,开始了一场“肆无忌惮”的“狂欢”。


他看着绿谷出久每天生活在地狱里。


而这同时,爆豪胜己对绿谷出久的恶意却是越演越烈。这份过于漆黑的情感,让他几欲窒息。


讨厌讨厌讨厌。


废久这家伙也太恶心了吧!


爆豪胜己怎样都不理解对方的脑回路到底是怎样长的。


——为什么、我都这么对你了。你还是不恨我?


你还是会对我笑、叫我小胜……


——混蛋。


——垃圾。


——你这样的废物、为什么……要存在。


为什么要存在呢?


你还不如去死好了!


爆豪胜己产生了这种想法,并且真正付诸实施了。




爆豪胜己想要杀了绿谷出久。


并不仅仅是他平时经常说的“杀了你哦”“去死吧”这种口头话语——


这种杀意是真实的。


他是真的想要杀了绿谷出久。


——杀了那个废物。


只要看到对方的笑容,就令爆豪胜己感到烦躁不安、也感到痛苦。


那人操纵着他的情绪、操纵着他的视线。却对此全然一无所知。


恶心恶心恶心。


真的是太烦了!



于是在某一天放学后,爆豪胜己把绿谷出久叫到了天台楼顶。


他掐上了绿谷出久的脖子,用力地、不带丝毫犹豫。


“呜……小胜……你要做什么……”


绿谷出久被掐着脖颈,脸颊涨得通红,唇中也溢出了痛苦的呻吟。他一双眼睛湿润而又迷茫地看着爆豪胜己。泪水从他的眼中涌出,显得可怜异常。


“你还没看出来吗?当然是杀了你这个废物啊。”


爆豪胜己看着对方痛苦的模样,手一点点收紧,嘴里也吐出了冰冷的话语。


“你真是个废物。”


——为什么……


“你活在这个世界上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。”


——但是为什么……


“如果你死了就好了。”


——为什么呢——


我的眼睛。


……总是看着你这个废物啊。


明明你那么弱小、又那么无能。

我却根本移不开眼睛。


“呜啊……小胜……你疯了……”绿谷出久艰难地挤出断断续续的话,一字一句都嘶哑无比。



也许他是疯了吧。


爆豪胜己恶劣地想着。这都是因为你这个废物啊!所以你还是快点去死吧!



“小胜……”


他再也听不到绿谷出久的声音了。黑色的树蔓延开枝丫,扎根在名为恶意的土壤里,结出了污浊的果实。



绿谷出久可能也感觉到了眼前人的陌生。他的眸里浮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恐惧,牙齿不断打颤,全身都瑟缩起来。


“……呜……你才……不是小胜……”


“小胜……不会……这样的……”


他崩溃地发出呜咽,仿若某种鸟类临死前的哀鸣。


“……他是……英……雄啊……”


这句话突兀地闯进了爆豪胜己的耳中。他愣了一下,茫然地垂下头看着绿谷出久。


小时候的绿谷出久笑着的脸,突然与此刻哭着的绿谷出久重叠了。


小小的绿谷出久,对他露出全然信赖的灿烂笑容。

【小胜就像王子一样呢,是我的英雄。】


长大的绿谷出久,在他面前留下痛苦又恐惧的泪。

【你才不是小胜。】


……


为什么会这样……


他到底在做什么……


爆豪胜己受惊般瞪大眼,宛若手心被火烫伤一般,立刻松开了手。


绿谷出久如小兔子一般,红着眼睛警惕而恐惧地看了他一眼。接着绿谷出久毫不犹豫地、迅速地逃出了天台。



爆豪胜己看着对方迫不及待逃离的背影。那背影踉踉跄跄的,看上去有几分狼狈。但爆豪胜己却觉得,此刻的自己比绿谷出久狼狈多了——而且是前所未有过的狼狈。


——他到底、做了什么啊——


爆豪胜己捂着脸,思绪凌乱不堪。他不断回忆着自己做过的事情,眼前却始终是一片漆黑。半晌,他突然放肆地哈哈大笑起来。天台上,空无一人,只回荡着他狂乱而张扬的笑声。
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
宛如疯了一般,他却怎样都停不下来。


爆豪胜己笑着,脸却扭曲成一团,比哭的样子更加难看。


【小胜会保护我的吧?不让别人欺负我。】


【小胜一直陪在我身边就好啦。】


【嘿嘿,说好了哟,小胜和小久要一直在一起。】


童年时的回忆历历在目,那是他很多年都没有想起过的、藏在心底最深处的记忆。


那时候本来约好了的啊。为什么……最后会变成这个样子?


恍惚间,爆豪胜己突然忆起了。


很多年前,他明明是想保护这个人的啊。而最后,他却成为了最大的加害者。


——真是、太可笑了。


(02 END)


好,两人心路都写完了,下章就该修罗场了「躺」

如果喜欢的话,希望能点个小红心小蓝手留个评哦,么么哒~(^з^)-♡

评论 ( 48 )
热度 ( 777 )

© 皮卡——啾!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