基德控,all主角爱好者。
all快神日双黑是大本命,超好吃!
目前沉迷小英雄大三角中。
人活着就是为了基德大人.jpg
斗子怎么能这么可爱这么棒嗷呜!
不吃拆逆,有cp洁癖。

【轰出胜】病态爱恋-01

轰焦冻以为出久喜欢爆豪,爆豪以为出久喜欢轰焦冻。

双向吃醋。

——但其实小久两耳不闻恋爱事,一心只想当英雄www


↑大概就是以上的设定。


轰焦冻和爆豪胜己都很病很黑,重度OOC,入者慎啊。

分轰总和咔酱双视角,第一章是轰总视角。


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


【轰焦冻视角】


1.1


轰焦冻又受伤了。


医务室里,旁边的治愈女郎正不停絮叨着,责怪他最近怎么受的伤越来越多、是不是跟绿谷出久学坏了……无数嘈杂的声音汇聚在一起,却丝毫传不入轰焦冻耳中。


轰焦冻抬着头,面无表情地仰望着天花板。他在心里慢慢数着时间。


三分钟、两分钟、一分钟……


当他脑内的秒表正好走到零时,叮铃叮铃的嘹亮铃声响彻整个校园。


下课了。


轰焦冻眼睛微微亮起,因为他知道,那个人就要来了。


果不其然。


伴随着跌跌撞撞的脚步声,有着小雀斑的绿发少年猛然推开了门。他抬起头,向轰焦冻露出一个腼腆而温和的笑,“轰君,你身体好一点了没有?”


“嗯。”


轰焦冻有些吃力地直起身子。他右臂包着厚重的白色绷带,清俊的容颜带着几分苍白,和平时比起显得憔悴异常。


但尽管如此,他唇边却溢开了浅浅的弧度,眼底尽是星河烂漫。


“绿谷,我身体好多了。”


治愈女郎在一旁,沉默地注视着轰焦冻。她已经不是第一次目睹这一幕了。


该怎么形容呢?


她在心里默默想着。如果说平时的轰焦冻是一张疏离寡淡的黑白画,那么在看到绿谷出久之后,这张画就立刻被涂抹得色彩斑斓。


就像被注入了灵魂的蜡像般,变得那么鲜活灵动,充满了勃勃生气。


……


向治愈女郎打过招呼之后,看着眼前躺在病床上的轰焦冻,绿谷出久心底充满了歉意:“抱歉,轰君,这次是我大意了……”


“没事。”


红白双发的少年回答得言简意赅,“不过是小伤罢了,很快就好了。”


这当然不是什么小伤。绿谷出久忍不住羞愧地低下了头。他自然知道轰君只是在安慰他,而这点让他心底更加难受。


“……对不起。”


绿谷出久咬着唇,再次重复了一遍这句话。


“不用向我道歉,”轰焦冻说道,“绿谷,你也帮过我很多。”


绿谷出久耷拉下肩膀,忍不住更加丧气。


他真是太糟糕了。


原本经过一年半的磨练,他以为自己有所成长。但现在看来,他还是太弱了——


自从和他搭档以来,轰君的受伤率就突增,和与其他人搭档时完全不同。


绿谷出久自然会将这当成自己的错。


——果然还是他自己太懈怠了吧?


“今天你又错过了上午的课,我帮你抄了一份笔记。”


绿谷出久从书包里拿出一个薄皮本子,“轰君,需要我为你讲解吗?”


轰焦冻其实根本不需要,但他默默点了点头。


绿谷讲得很细,声音温和而充满了耐心。那声音环绕在轰焦冻的耳畔,却让他不禁有些走神。


轰焦冻看着绿谷。对方如海藻般浓密的绿发,微微翘起了一个俏皮的弧度,让他很有种想伸手压下去的冲动——而他险些将这冲动付诸实施。


阳光透过窗檐渗透进来,在绿谷身上蒙上一层薄薄的光。他半边身子埋在光明里,显得温暖、积极而又灿烂。


就像颗小太阳。


轰焦冻忍不住看得有些怔神。他的心、缓缓地跳了起来。他能感觉到,那颗炽热的心脏越跳越快、越跳越激烈,几乎要从他的胸口跃出。


——看着我。


“老师今天划了这一段为重点……”


——求你看着我。


“其实上午的内容有点难,一不注意就会搞不懂呢。”


——为什么不看我?


“不过轰君成绩这么好,一定不需要担心落下功课吧?”


——明明我、一直看着你。


“……轰君?”


绿谷出久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,奇怪地抬起头来,“你在走神吗?”


轰焦冻狼狈地移开了眼,“……抱歉。”


“不好意思,是我疏忽了,”绿谷出久担忧地看着轰焦冻,“我忘记轰君的身体还没完全康复,竟然打扰了你这么久,真是太对不起了。”


“那我今天就先走了,”绿谷这么说着,收拾起了书包,“明天再来看你。”


——不要。


——不要走。


轰焦冻内心呐喊着、嘶吼着。他伸出手,想要抓住绿谷的手,让对方留下来。


但他最终还是胆怯了,指缝只是轻轻穿过了绿谷出久的衣角,什么都没敢抓住。


“再见,轰君。”


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,轰焦冻眼底写满了渴望。


——看我。


——转过来,看我一眼啊。


内心的欲望几乎泛滥成灾,黑色的情愫将他没顶。但当绿谷出久真的如他愿般,转过身来时,轰焦冻却畏缩地移开了视线。


绿谷出久感觉到了几乎烫伤他的眼神,他忍不住疑惑地问道。


“轰君,你在看我吗?”


轰焦冻身体微颤。他望着白色的天花板,语气一如既往地平静无波,“不,并没有。”


“是吗?”绿谷出久歪了歪头,只把刚才那灼人的视线当成是自己的错觉,不再多想,也没放在心上。


“轰君,明天见。”


咣当一声,医疗室的大门重重合上。轰焦冻死死盯着那扇门,宛若盯着一个无底的深渊。


——骗子。


他嘴里说的全是谎言。


轰焦冻自嘲地笑了笑,感觉嘴里一片苦涩。


【轰君,你在看我吗?】


【——当然在看你啊。】


明明无论是什么时候,无论在什么地方。轰焦冻的眼睛都永远看着绿谷出久。


——也只看着绿谷出久。


1.2


轰焦冻一直默默注视着绿谷出久。


在最初,这种视线只是单纯而无害的,带着孩子般的好奇与不解。他只是在探究着——到底是什么样的人,能拥有这么明亮纯粹的灵魂。


但慢慢的,他的注视里开始掺杂了别样的意味。


有黑色的种子在他心底生根发芽,开出了诡秘艳丽的花来。


喜欢。


好喜欢这个人。


轰焦冻这样想着。无数个夜里,他怀揣着隐秘的黑色情愫,在心里默默念着这个人的名字。


绿谷——出久。


绿谷出久。



“轰同学,你觉得小久是个怎样的人?”


“就像太阳一样。”


当有一次,丽日御茶子问他对绿谷出久的印象时。轰焦冻毫不迟疑地、说出了这个答案。


丽日同学似乎有点讶异,“没想到轰同学会这么评价小久啊。”


“不对。”


轰焦冻却又摇了摇头,否定了自己先前的答复,“他不是像太阳。”


他垂下眼睑,轻不可闻地自言自语。


“……他就是太阳。”


——是我的太阳。


绿谷出久是轰焦冻的太阳。


这个认知,让轰焦冻感到甜蜜,却又感到了痛苦。因为他同时也很清楚——


绿谷出久、永远都不会只是他一个人的太阳。


1.3


喜爱滋生欲望。


欲望滋生占有。


占有滋生嫉妒。


不知不觉,爱恋的种子被污浊的毒药浇灌着,变得面目全非。


轰焦冻嫉妒着、嫉妒着绿谷出久身边的所有存在。他甚至嫉妒着能照耀绿谷的阳光、能流淌在绿谷皮肤上的水流、以及绿谷眼里看到的这个世界——


为什么会有这么激烈的感情?浑浊不清、漆黑糜烂——仿佛从最肮脏的污泥里滋生。


只要想到自己怀抱着怎样龌蹉的感情,轰焦冻就觉得恶心。


恶心恶心恶心。


——真是太恶心了。


轰焦冻人生中第一次对某个存在产生这样的渴望。但这份渴望,却让他感到痛苦。


绿谷身边太多人了。


那么多人喜欢他。他是那么灿烂夺目,占据着所有人的视线。


而他——只是被他所拯救的其中一个。


就像是绿谷出久是轰焦冻唯一的朋友。而轰焦冻却不过是绿谷出久朋友中的几分之一。


他对他而言,是全然不特殊的存在。


甚至比不上班长、丽日等同学——更别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爆豪胜己了——


这种想法让轰焦冻感到痛苦。


他甚至有些绝望。他知道,绿谷永远都不知道,他多么地在乎着他——


他对他抱有怎样龌蹉而难堪的欲望。


绿谷出久不知道。


——也永远不会知道。


1.4


在治愈女郎的个性帮助下,轰焦冻第二天就痊愈了。


他重新回到了班级里,回到了课堂上。讲台上老师的讲述令轰焦冻无趣至极,他百无聊赖地看着绿谷出久的后脑勺。


“轰君,”旁边的八百万戳了戳他的胳膊,“身体没问题了吧?”


轰焦冻点点头,视线仍不离绿谷出久。八百万顺着他视线看过去,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
“你这样值得吗?”八百万语气微妙。


轰焦冻一愣。


八百万咬重最后几个字:“为了他,故意受这么多伤,你觉得这样值得吗?”


轰焦冻一瞬间感到有些狼狈,他所有的心事都仿佛被人看透了。


他沉默地开口:“你看出来了啊。”


“你都表现得这么明显了,我要是看不出来才奇怪吧?”


轰焦冻睫毛微微颤了颤,声音冷漠地回答了对方的问题,“我觉得值得。”


只要能获得对方的视线,对他而言就是值得的。


——哪怕仅仅是稍纵即逝的一瞬间。


都让轰焦冻感觉自己的心被填得满满的。他甚至觉得自己真是太卑劣了,故意受伤,让对方担心、让对方愧疚——


想要这样绑着绿谷出久。


想要对方的眼睛只看着自己。


——眼里不要看着其他人——


——只要、看着我就好。


“……”


八百万定定看着轰焦冻,心情复杂地感慨道,“我第一次觉得,被你喜欢上的人真是倒霉啊。”


“啊……”


轰焦冻轻轻点头,认同地应了声。


“真巧,我也这么觉得。”


(01 end)


后文请走:02 点我看爆豪胜己激❤情❤心❤路历程(仅胜出)


ps.为了避免影响其他人阅读,这章我删除了一部分评论,请各位被删评的姑娘不要介意QUQ抱抱你们么么哒(✺ω✺)

评论 ( 42 )
热度 ( 1158 )

© 皮卡——啾!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