基德控,all主角爱好者。
all快神日双黑是大本命,超好吃!
目前沉迷小英雄大三角中。
人活着就是为了基德大人.jpg
斗子怎么能这么可爱这么棒嗷呜!
不吃拆逆,有cp洁癖。

【新快/白黑】太受欢迎了怎么办(一发完)

【一句话简介】

大概是快斗有一天突然发现“怪盗基德”这个身份太受欢迎了之后产生的内心动摇……


1.


黑羽快斗刚踏进教室,就听到了同学激动的声音。


“太好了!我终于买到这本限量写真了!我可是排了好久的队才买到的!”


“哇!你竟然买到了!”另一个同学忍不住惊呼,“据说超难抢的!我在网上守了好久都没抢到。”


听到同班同学兴奋的议论,黑羽快斗好奇地凑上去,“你们说的是谁的写真?不会是苍×空的吧?”


“才不是你想的那样呢!”


同学咂了下舌,没好气地瞥他一眼,“我们说的是怪盗基德的写真啦!怪盗基德!”


黑羽快斗怀疑自己听错了:“……啥?”


“对,怪盗基德的写真。”


那同学挺起胸膛,骄傲地开口,“这可是传说中的珍品,仅在全球限量发售一万册,有着‘梦幻’之名的最强写真啊。”


黑羽快斗一脸懵逼,艰难地道:“……不、不是……我怎么完全不知道他拍过写真啊?”


“虽然不是他主动拍的,但里面都是基德大人的照片。”


同学一边说着,一边把写真小心翼翼地递给黑羽快斗,“就给你见识一下吧,你可小心点,别给我弄坏了。”


黑羽快斗沉默地看着那本“传说中的写真”。


封面上是一位全身雪白的男子,他宽大的斗篷被风微微吹起,月色如流水般从他身上滑过,掀起一片涟漪。


男子立于巨大的月轮之下,却比月亮显得更优雅沉静。他湛蓝色的美丽蓝眸被单片镜遮住,食指竖在唇前,挡住了那神秘而莫测的笑容。


在男子周身,清晰地印着几个烫金大字,华美而霸气——


——《月光下的魔术师:怪盗基德特别写真》。


黑羽快斗:“…………”


他抽着嘴角翻看写真内部,照片上的人的确是他,而且每一张都是唯美的高清。不得不说,这本写真的确是一场视觉上的盛宴。但是……


这不就是偷拍吗!!!


他完全不知道这些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啊!


黑羽快斗捧着书的双手不停地颤抖着,一时间觉得呼吸困难。


“说起来,黑羽,我记得你也是基德大人的粉吧,”在黑羽快斗浏览写真的时候,旁边的同学又开口,“你买了他多少周边啊?”


黑羽快斗抬起头,茫然地看着那同学,“……周边?”


“对啊,周边,”同学理所当然地道,“你不会告诉我你没买过基德大人的周边吧?”


黑羽快斗:“……”


周边是什么鬼?他怎么完全不知道?


“看来你果然没买过,”那同学说着,拿出手机划开一张照片,“你这样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基德大人的粉,看看我的——”


黑羽快斗看向那照片,然后顿时感觉被闪瞎了眼。


照片上,密密麻麻摆放着的都是怪盗基德的周边。包括手办、黏土、徽章、亚克力挂件、明信片等物,这些各色各样的周边被整齐地放在一起,显得井井有条。


黑羽快斗:“…………”


旁边其他同学不服气了,说:“才这点周边,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基德大人的粉!”


说完,这个同学挺起胸膛,自豪地展示出了另一张照片。这张照片上的周边比前一张更多,让前一个同学的脸色立马变了。


黑羽快斗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
他眼睁睁看着全班的同学都围成一堆,开始互相攀比自己拥有的周边数量,抨击别人没资格有基德大人的粉籍。


黑羽快斗感到阵阵晕眩。


——谁能告诉他,到底发生了什么啊???


为啥他自己的周边,他这个“怪盗基德”的正主完全不知情啊!


2.


正在黑羽快斗大脑一片混乱的时候,白马探悄无声息地靠近了他。


“黑羽君?”


对方轻笑一声,问道:“你怎么看上去很受打击的样子?”


“没什么,”黑羽快斗回过神来,瞪了这假模假样的家伙一眼,没好气道,“不关你的事。”


白马探也不动怒,只是微笑着开口:“是吗?”


“等等——”


看对方又想接近自己,黑羽快斗连忙拦住白马探。他嫌恶地捏起鼻子,奇怪地看向白马探,“你身上是什么味道?你涂了香水吗?”


“我的确喷了香水。”白马探坦荡地承认了。


“这个味道——?”


旁边争吵中的同学齐刷刷转过身来看向白马探,难掩激动地大声道,“班长,你喷的不会是基德大人的香水吧!”


“对。”


白马探弯起唇角,浅浅一笑,“这是怪盗基德的人物香水。”


“这可是全球限量发行1314份的!有钱都买不到啊!”同学不禁惊呼道,“班长,快过来,让我闻一闻基德大人的味道!”


黑羽快斗:“…………”不好意思,你的基德大人身上没有味道。


他黑线地看着人群又朝白马探涌去,再一次忍不住抽了抽唇角。


而且——


白马探这家伙,竟然喷有着他名字的香水。一想到这点,黑羽快斗就感到了一阵恶寒。


还是离这家伙远一点好了。


黑羽快斗默默地想着。


3.


“啧。”


身后的青子不爽地托着下巴,愤愤道,“不过是一个小偷罢了,也不知道那些人喜欢他什么。”


黑羽快斗拧起眉头,戳了戳青子,疑惑地问道,“青子,那些周边都是怎么回事?”


“怪盗基德什么时候出了周边啊?”


“不是一直都有吗?”青子奇怪地看了他一眼,“自从他复出以来,各种相关周边就都卖的很火啊。”


黑羽快斗艰难地开口:“……一直都有?”


“对啊,一直都有,”青子说道,“各个集团都有出啦。不过最官方的应该还是铃木公司出的周边。”


黑羽快斗:“……”


青子撇了撇嘴,又道:“据说铃木小姐有一个专门的房间,去收纳怪盗基德的周边。她现在正在和沙伯利那的公主,竞争怪盗基德后援会会长的位置呢。”


黑羽快斗:“…………”


青子:“前段时间,为了竞争怪盗基德偷过的宝石‘虹之间’,她们俩好像还在拍卖会上杠起来了。”


黑羽快斗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
青子:“不过最后,那块宝石似乎是被铃木公司的顾问铃木次吉郎以天价买走了。”


黑羽快斗: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

他听到了什么?


……他是在做梦吗?


4.


“不过我是不会买那小偷的周边的,”青子叉着腰,鼓起腮帮子,“我最讨厌那家伙了,每天都让爸爸那么累。”


黑羽快斗略松一口气,好歹青子还是正常的。


“好了,快上课了,你还不去准备吗——”


青子一边催促着黑羽快斗,一边从书包里掏着文具盒。就在她手伸进书包的那一瞬间,黑羽快斗清楚地听到了一句磁性而优雅的男声。


而且不巧的是,那句话他还特别熟悉。


——[Ladies and gentlemen,it's a show time!]


黑羽快斗:“……”


青子脸色一变,慌乱地看向黑羽快斗,“你……你不要误会啊!我买周边才不是因为喜欢那小偷……!”


她手足无措地解释着,但可能不知又碰到了什么,书包里又传出一句响亮而情绪高亢的台词。


——[请仔细观看,在我身上不断发生的奇迹!]


青子:“……”


黑羽快斗:“…………”


他俩大眼对小眼。最终青子的双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红,她愤怒地挥起小拳头,作出一副想打黑羽快斗的样子。


“你看我干什么,我不小心买了一个他的周边不行吗?”


青子闷闷地说,从书包里掏出一个怪盗基德的绒毛玩偶。她发泄般地捏了捏玩偶的肚子,玩偶体内便又再度传出了一句话。


——[那么,在下告辞了。]


捏。


——[这场洗礼会让一切都真相大白,就像大雨冲刷掉泥水一样。]


又捏。


——[不,我不是基德。我是帮你实现愿望的魔法师。]


黑羽快斗: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住、住手……求你住手啊……别再捏了……”


他痛苦地捂住了脸。虽然这些话的确是他说的,说的时候也没觉得有任何问题——但在平时突然听到这么装腔作势的语调,黑羽快斗还是在一瞬间感到了无限羞耻。


他是谁?他从哪里来?他要到哪里去?


黑羽快斗认真地思考起了哲学的三大问题。


到底是这世界疯了,还是他疯了?


5.


黑羽快斗魂不守舍地吃着晚饭,青子正在厨房做菜。他时不时古怪地瞥上青子一眼,一想到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,就忍不住扭曲了脸。


黑羽快斗咬着筷子,平时美味的饭菜,现在只让他觉得味同嚼蜡,完全没有半点胃口。最终,他站了起来,放下筷子,“我吃饱了,多谢款待,那么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
“快斗,你怎么了?”

中森警官翻过一页报纸,看向他,“你晚饭都没吃什么。”


“哦,没什么——”


黑羽快斗恍惚地开口,向大门的方向走去。他停在木质门前,正想推开眼前的门,就听到背后传来中森警官焦急的大喊——


“快斗,别进去,你走错了!”


黑羽快斗眨了眨眼,但嘎吱一声,木质大门已经被推开了。他抬起眼,当他看清楚房间内的一切时,黑羽快斗再次沉默了。


房间里,全都是怪盗基德的身影。


叉着腰的立牌。

墙上贴着的各种海报。

放在床头的玩偶公仔。

书架上的写真与资料集。

摆在桌子上的黏土和手办。


这个卧室里,堆满了怪盗基德的各种周边。

……就连角落里,也贴上了怪盗基德的贴纸。


如果没记错的话,这应该是中森警官的房间。


黑羽快斗眼前一黑,突然感到呼吸异常困难:“…………”


中森警官连忙追过来,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你别误会了,我买他的周边,只是为了更了解他。”


“不是有句话说得好,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吗?”中森警官咳了咳,老脸微红,“我这也只是为了他的收集情报,好抓住怪盗基德,你千万别误会了。”


黑羽快斗:“……哦。”


他木然地转过头去,“放心好了,我没有误会。”


——才怪。


黑羽快斗再次确认了一点。这个世界,果然有哪里不对劲吧?


6.


第二天晚上,便是怪盗基德预告作案的时间。


黑羽快斗提前去踩点。他换上低调的深色毛衣和裤子,用宽檐帽遮住自己的眼睛,混入人群之中。


森田美术馆,这是他这次作案的目标。


但当黑羽快斗看到美术馆前人山人海的长队时,他感到呼吸一窒。这么长的队伍,不会要他慢慢排进去吧?


黑羽快斗弯了弯唇,决定采用另一个方案。他来到美术馆后门,用双眼丈量着距离,随后轻松地起跳,整个人便轻而易举地翻进了美术馆内。


但是——


美术馆里挤满了黑压压的人群,完全没有落地点。黑羽快斗艰难地寻找出了一个空隙,纵身一跃。


他如猫儿一般轻盈地跳到地上,眼睛微微眯起,冷静地打量着美术馆内的环境。


黑羽快斗压了压帽檐,就在他小心翼翼地确认着情报的时候,突然有人从后方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
“喂,小子。”


黑羽快斗心跳停了一拍,随即压低声音,沙哑地问道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
“还能有什么事?”那人粗声粗气地道,“今晚可是基德大人的表演,你什么都没准备吗?”


黑羽快斗一脸懵逼:“……???”


观众还需要准备吗?


“连这都不知道,你是怎么进来的,”那人狠狠瞪他一眼,“没办法,只能我告诉你了。”


……


于是半小时后。


黑羽快斗手拿着蓝色荧光棒,脑缠着“基德大人世界第一”的头带,呆滞地站在原地。


他伸手摸了摸自己脸上的纹身——那里刚贴上了预告书上怪盗基德头像的纹身贴。


黑羽快斗恍惚地站在原地,回想着刚才被耳提面命传授的“怪盗基德后援会八十八条准则”,感到心情异常复杂。


这年头,做粉丝也这么不容易吗?他怎么觉得比怪盗更难当啊……


7.


晚上,当黑羽快斗化身为怪盗基德,于万众瞩目下现身时,差点没被震耳欲聋的尖叫声给吓得摔倒在地。


——这声音也太大了吧!


强忍着捂住耳朵的冲动,黑羽快斗愕然地看向下方。只见粉丝们都兴奋地摇动着荧光棒,蓝色的荧光棒连缀成一片缤纷的海洋。


“基德大人!”

“啊啊啊啊基德大人我爱你!”

“基德大人看我啊!”


粉丝们高声呼唤着他的名字,情绪激昂而高涨,不停地尖叫着呐喊着。


还有许多人举着横幅和立牌,上面写着“基德大人❤吾命”“世界第一的魔术师”“平成的鲁邦”“怪盗基德嫁我”……之类诡异的内容。


黑羽快斗原本是又感动又得意的,但当他看清楚其中一个牌子的时候,他顿时一噎。


竟然有人举着——“基德大人请给我生孩子”的标语。


而且,这样的人还很多。


黑羽快斗:“……”


总之,还是先无视掉这些横幅,尽快完成今天的行动吧。


8.


黑羽快斗匆匆结束了偷盗的表演,想早点离开。当他最后来到天台时,他不出意料地又一次看见了那道熟悉的身影。


怪盗露出了优雅的微笑,“好久不见啊,名侦探。”


有着“平成的福尔摩斯”名号的少年从阴影中走出来,停在他的面前,冷静地开口:“是好久不见了,怪盗基德。”


黑羽快斗对着月亮,凝视着自己这次的战利品。一如既往的,和意料中的一样,宝石毫无动静。


而他已经连失望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
黑羽快斗看似随意实则小心翼翼地,把宝石抛给了工藤新一,“这不是我想要的,所以就给你了,帮我还给美术馆吧。”


工藤新一接住宝石,似是沉思了片刻,说了句古怪的话,“我帮你还宝石,你要怎么谢我?”


“这不是你的分内之事吗?”黑羽快斗抽抽嘴角,“还需要我答谢啊,名侦探?”


工藤新一抿抿唇,却是很突兀地说道:“你能让我照几张相吗?”


“……啥?”


怪盗基德的扑克脸差点没维持住,他懵逼地看着工藤新一,“照相?”


“对,”工藤新一别扭地开口,“我身边有小孩,很想要你的照片。”


黑羽快斗一阵木然:“……哦。”


看到工藤新一拿出专业的单反相机,黑羽快斗这才意识到对方早有准备。他按照对方的指示,思维恍惚地摆着动作,心情无比复杂。


喂喂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!


他忍不住在心中吐槽,不是应该展开你追我逃的追捕游戏吗?他怎么和名侦探在这拍起照来了?


太微妙了吧。


这种事说出去,肯定没人会信吧。


拍照终于结束。看到工藤新一心情很好地收起相机,黑羽快斗强忍着抽嘴角的冲动,“这下你满意了吧?那在下就先行离开了。”


“等等——”


他又被工藤新一拦住了,对方一本正经地开口,“请再给我几张签名。”


黑羽快斗:“……”


扑克脸,扑克脸。


他在心中这么再三提醒自己,最终沉默地签完了怪盗基德的名字。当最后展开雪白的滑翔翼,如白鸽般飞向天际时,黑羽快斗终于松了口气。


今晚的名侦探,也太奇怪了吧。


黑羽快斗飞在空中,忍不住回头看了天台一眼。工藤新一似乎在跟谁打着电话,当看清他手机上吊着的挂件时,黑羽快斗的脸不禁再次扭曲了。


——那个挂件、很明显、是他的帽子的形状吧?


难道名侦探也……


实在细思极恐。黑羽快斗转过头去,木然地看着前方。


他不知道。

他什么都不知道。


就当做什么都没看到吧。沉默,是今晚的康桥。


9.


“新一哥哥,你拍到了怪盗基德的照片吧?”


工藤新一一下楼,就被少年侦探团的小孩们围起来。步美兴奋地追问道,“新一哥哥,你帮我们要签名没有?”


工藤新一顿了顿,脸上浮现出温和而意味深长的笑意。


“不好意思啊。”


他听到自己这么说着,“怪盗基德跑得太快了,我什么也没拍到。”


“当然,签名也没要到。”


10.


“什么?一张海报要一千日元?”


黑羽快斗难以置信地叫出了声,“你怎么不去抢?”


老板漫不经心瞥他一眼,哼了声,“爱要不要。你嫌这价格贵,可愿意要的人多着呢。”


黑羽快斗瞪着眼,无语凝噎地凝视着眼前的海报——这自然是怪盗基德的海报。


怪盗基德的周边——价格未免也太贵了吧?


他想着钱包里空荡荡的几枚硬币,感觉无比悲凉。黑羽快斗的零花钱基本上都拿去买道具了,剩下来的根本没多少……


“老板,还有基德大人的海报吗?”


旁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。一人气喘吁吁地跑来,满头大汗,“有的话我要了!”


“你来得正好,”老板笑得一团和气,“正好还剩最后一张。”


“多少钱?”那人当机立断地掏出钱包,“我要了。”


老板比出一根手指,“一千日元。”


“这么便宜?”那人精神一振,“另外,有基德大人的录像带吗?”


“不好意思,录像带卖得太火了,早就缺货了,”老板热情地招呼道,“你可以留下电话,如果来了的话,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。”


“好的。”


那人难掩失落地留下电话,向老板付钱。然后他珍惜地捧着海报,离开了店里。


黑羽快斗:“……”


他全程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全过程。海报卖出后,老板得意地捋捋胡子,瞥了他一眼。


“所以我说了吧?”


老板哼哼道,“你嫌贵,但想要的人多着呢。”


黑羽快斗突然悲从中来。想到囊中羞涩的自己,再想到那些花钱不眨眼的粉丝——他很有一种吐血的冲动。


这些粉丝、比他有钱多了啊!


他连自己的一张海报都买不起啊!


黑羽快斗忍不住扶额。


像他这样每月拿自己零花钱去买道具,不仅不赚钱反而还要倒贴钱的怪盗——


恐怕这世界上再也没有第二个了吧?


11.


黑羽快斗垂头丧气地来到班上,坐到自己的椅子之上。


“黑羽君,早上好。”


白马探朝他打招呼,“你的情绪怎么还是这么低落,昨晚你的行动不是很成功吗?”


黑羽快斗眨眨眼,继续装傻,“你说什么?我听不懂。我昨晚一直待在家里,哪儿也没有去。”


“哦……”

白马探拖长尾音,朝他意味深长地笑了下,“那黑羽君,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吧。”


黑羽快斗一脸怀疑:“什么好消息?”他才不信混蛋白马这里能有关于他的好消息。


白马探便微微一笑,缓缓说道:“我得到的最新消息。据说阿笠博士会和铃木集团合作,合伙开发一款关于怪盗基德的全新周边——仿真人式等身机器人,好像能与怪盗基德本人有80%的相似。”


“等、等等……”


黑羽快斗忍不住吞了口口水,惊恐道:“这种周边是拿来干什么的?”


“你说呢?”白马探抚着下巴,沉思道,“我想,拿来做一些情趣方面的事,应该也没问题吧。”


黑羽快斗: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

在很久很久的沉默之后,他终于忍不住以头抢地,在心中悲愤地大喊着。


老天,你就饶了我吧!


黑羽快斗抬起头,抓狂地望向苍天。


这个世界果然有哪里不对劲啊啊啊啊啊!


END


【后记】

其实标题与文章没啥关系……

如果有灵感的话,可能会写个续篇?大概就是快斗发现关于自己的同人文的故事了……哈哈,欺负斗子觉得好开心啊~

评论 ( 29 )
热度 ( 1042 )

© 皮卡——啾!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