基德控,all主角爱好者。
all快神日双黑是大本命,超好吃!
目前沉迷小英雄大三角中。
人活着就是为了基德大人.jpg
斗子怎么能这么可爱这么棒嗷呜!
不吃拆逆,有cp洁癖。

【双黑/太中】太宰治的病态爱恋(一发完)

防雷:太宰治恋爱脑!黑化异常严重,人物可能OOC,慎入慎入!


0.


“太宰先生,你有没有喜欢过谁?”


昏暗的酒馆里,明黄的灯火若隐若现,幽幽地照在带着些许陈旧的桌台上。木质的唱片机慢悠悠地旋转着,空灵而缥缈的女声在室内回荡。


太宰治端起眼前的鸡尾酒,注视着酒液在灯光下的渐变。听到中岛敦的问题,他愣了一下,才笑着开口:“我喜爱着每一个愿意和我殉情的女性啊。”


“我是指真的爱着某一个人,”中岛敦解释道,“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好感啦。”


太宰治漫不经心地挑了挑眉,“你突然关心这个干嘛?”


“我只是有点好奇,爱情究竟是什么。”

雪白发色的少年脸颊浮上微微的红,神情腼腆却又不好意思,“当然,太宰先生你为难的话可以不用回答的。”


真是失策。

中岛敦这么想着,他都忘记太宰先生是个多么轻浮浪荡的男人了。尽管在关键时候是很可靠的先生,但这个横滨里第一的大众情/人,应该从来没有真正爱过某一个人吧?


果然是问错人了。他懊恼地这么想着。下次还是去问国木田先生吧——尽管对方也不太靠谱的样子。


但是——

下一秒传入耳中的答案,让中岛敦几乎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。


“我有哦。”


太宰治笑眯眯地回答着,语气一如既往的轻快,“我有深深迷恋着的人。”


——诶?!


中岛敦惊愕地望去,难以置信地看着太宰治。


太宰治垂下眸子,棕色的眸里泛着莫名而晦色的光,那是从欲/望的缝隙里,所流露出的最浓稠的黑。


他轻轻啜了一口杯中的酒液,苦涩却又辛辣的口感在舌尖炸裂,很快又转为醇厚的甘甜。


他再度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,“我有过深爱的人——或者该说,我现在依旧深深地爱着他。”


——他?


那、那个人是男性吗——!


得知这样的惊天大料,中岛敦越发瞠目结舌。不知是不是错觉,他总觉得现在的太宰先生异常危险。那隐约的违和感潜伏在空气里,让他全身不住发颤。


他咽了口口水,再度问道:“那太宰先生,爱……是什么呢?”


太宰治轻笑一声,放下了手中的高脚杯。他屈起双腿,慢条斯理地陈述道。


“我不知道别人的爱是什么。我只知道——”


太宰治微微眯起眼,眸中一片黝黯。他的嗓音含着满满的笑意,似是极为愉悦般地开口——


“我爱他。”


中岛敦锁紧瞳孔,他清晰地听到了太宰治的下一句话。


“——所以我想毁了他。”


1.


——敦君,夜还很长,有兴趣听我讲一个故事吗?


——什么故事?


——关于我这十几年来的暗恋的故事。


2.


『生而为人,真是对不起了。』


很小的时候,我就一直在想,人为什么要活着。吃饭、睡觉、杀人,人的每一天都在重复着这些平凡的事情,乏味而可笑。


(——不,太宰先生,我想杀人并不平凡吧。)


敦君,请不要打岔,听我继续说。


第一次遇见他并不友好。或者该说,我们之间的相处从没有和平融洽的时候。


我们是搭档,也许你已经猜到那个人是谁了?但把答案放在心底就好,请不要说出来。


最初我对他的印象就是又蠢又矮。他又冲动又暴力,性格又直,每次撩拨不了两句就要炸,总是一言不合就动手。更郁闷的是,我竟然打不过他。


我有时候会想,如果没有我这个搭档,他早晚会被自己给蠢死吧?


从这方面来说,我们可以说是互补的——尽管,呕,说成跟他互补让我感觉很恶心啊。


至今为止,我仍清楚地记得他第一次能力失控的时候。


那次我们将一个组织都夷为平地。他发动了污浊,血色的纹路攀上他白皙的皮肤,橘红的发在夜里肆意飞舞。


他的意识陷入了混沌,蔚蓝色的眸底倒映出的只有纯然的狂乱。这一刻的他像一头野兽,或者该说,比野兽更加危险。


——本该是很令人恐惧的一幕吧?


但我觉得很美,美到让我无法呼吸。我那一刻甚至在想,如果我能死在他手上的话,那真是太幸福了。


我用了人间失格,阻止了他的失控。事后,看着他昏睡着的面孔,我竟然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去,吻上了他的唇。


他脸上还带着尚未擦干的血,浓烈的铁锈味传入我的唇齿间。我舔舐着他的鲜血,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充实。


可是,充实之外,也带来了更多的空虚与贪婪。


我不满足,我想要得到更多。


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了。是的,我对他心动了。


我竟然栽在这样一个小矮子手里,还真是没天理了。


于是我慌乱地逃走了,把他一个人留在原地。这也可以说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落荒而逃吧。


3.


后来我们成为了床伴。


嗯?你问我是不是跳过了什么?没有跳啊。


我们是青梅竹马,也是最了解彼此的人。


这是很自然而然的,甚至可以说是水到渠成的发展。酒醉后互相亲吻,身体攀附缠绕,扭打着挪上床,如野兽般撕咬征服,不顾一切地渴求着对方。


一觉醒来后,我们俩都很冷静,也没刻意提起过这晚的事情。不过兴致一来,就会做/爱,就如抽烟喝酒一样自然。


就是每次做的时候,都要和他搏斗半天。虽然他体术比我好,但还是总是栽在我的手里——这就是头脑的力量嘛。


很多时候我得把他绑起来,或者用手铐铐起来,才能让他反抗得不那么激烈。不过看着他崩开平日里的面具,在我身下如一滩融化的水般的样子——其实是让我很有成就感的。


欺负他。

看他露出那种泫然欲泣的神情。


这种极致的愉悦感是其他任何事情都无法带给我的。每次看到那个样子的他,我满足地甚至都不想自杀了。


(——太宰先生,这……)


好好好,我知道了,你不好意思嘛,我们不谈这些18N话题了。


继续往下说吧。


事情的转变是在后来,我发现他有了别的情人。


与其说情人,不如说是有好感的女性吧。他会经常去那里喝酒,点上一杯鸡尾,就和那女性聊上很久。


我想,他应该很喜欢那女士吧?但我不喜欢。


我不喜欢那名女性,更不喜欢对那女人有着好感的他。


于是啊。

我杀了那个女人。


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真相,也许发现了,也或许没有发现。但我都不在乎。


(——太宰先生,你是在吃醋吗?)


不不不不不,这不是吃醋。这不过是对搭档的占有欲而已。


(——你就别狡辩了……)


好吧好吧,我承认这是嫉妒。


不是吃醋那么可爱的情绪,我只是单单地在嫉妒罢了。这是最阴暗也最邪恶的情感,能扭曲也能吞噬一切。


我想,他是我的搭档。为什么别人想抢走他呢?


他是我的。

是我的。


(——太宰先生,你喝醉了。)


我没醉。

我现在很清醒。


我在想,我们认识了那么多年。我是最了解他的人,他也是最了解我的人。我们都应该只属于彼此。


凭什么那些人想抢走他?


凭什么?


——我、不、允、许。


(——你真的醉了……)


我真的很清醒,非常非常清醒。不信你看看我的手,这是三对吧?你看,我还看得很清楚呢。


(——这是四啊……)


反正,我不想任何人抢走我的搭档。我甚至讨厌他们夺得他的一点点目光。


明明,他的眼里只要有我就好了啊。


他是那么好的人。

那么多人都喜欢着他。


我很想毁了、这么好的他。


(——太宰先生……)


我的挚友死前对我说,“既然在哪边都一样,那就去成为帮助别人的那一方吧。”


那一刻,我突然升起了一个诡异而无理取闹的想法。


如果我叛逃了港黑,我的搭档肯定会恨上我吧?


既然他不能爱我。那么我就让他恨我,让他的眼里——只能有我。让我成为他生命里独一无二的存在。


于是我叛逃了。


是的,敦君啊。


我的爱,就是这么自私而病态的产物,是很肮脏的一团哦。毕竟我,本身就是一个连骨子都黑的人啊。


故事就这样结束了。


啊,你问我是真是假?


——呵,你猜呢?


【尾声】


太宰先生醉倒了。


看着趴在桌子上的太宰治,中岛敦一阵无语,还说自己没有醉,这不是醉得很厉害吗?


不过这个故事到底是真是假呢……


中岛敦不知道答案。他已经猜出故事中另一个主角是谁,却觉得这个答案显得异常匪夷所思。而太宰先生向来擅长把人骗得团团转,他也不敢轻易相信对方口中的话。


太宰治咂了咂嘴,口中溢出细不可闻的低吟,被风所吹散。


——太宰先生在说什么?


中岛敦好奇地凑近,听到对方用含糊的声音,一遍遍重复着那个熟悉的名字。


“Chuya……”


“中也……”


中岛敦呆住了。就在这时,他听到了太宰先生的手机铃声。他望向那手机的屏幕,发现上面显示着一个名字。


——[蛞蝓]


(END)

评论 ( 11 )
热度 ( 243 )
  1. 看见我请催我跟银酱领证皮卡——啾!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皮卡——啾! | Powered by LOFTER